首页  >   国内外  >  正文

300名牧师和被性侵的1000名儿童,作案细节难以启齿

300名牧师和被性侵的1000名儿童,作案细节难以启齿

当地时间8月14日,美国宾州,就美国宾夕法尼亚州数个天主教教区的神职人员多年来涉嫌性侵儿童一事,宾州一个大陪审团发布了最新报告。

37岁的卡洛琳在18个月大时,第一次见到了后来将会性侵她的那个牧师。她穿着尿布向他跑去,毫无戒心和思虑。

随着她渐渐长大,她注意到牧师总是把手放在她身上。久而久之,触摸变成了侵犯。

如今,每当她听到“上帝”一词,她总会想到那名牧师,感到自己的整个人生都是一个谎言。

面对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镜头,她掩面而泣称,自己感到极为孤独,至今在恋爱关系中仍会感到不适

同样留下心理创伤的是如今83岁的罗伯特。70年前,父亲早逝的他被一名牧师性侵。但在1948年,谁会相信一个小男孩对牧师的控告呢?在之后的人生中,罗伯特无法对妻子表示亲昵,也无法拥抱自己的孩子们。

8月15日,多家美国媒体曝出,美国宾夕法尼亚州一个大陪审团在7月底提交887页报告,称有可信证据表明,该州有300多名天主教牧师在70年中性侵了1000多名儿童。由于有记录遗失、受害者隐瞒等情况,报告认为实际受害的儿童人数可达数千人。

继《波士顿环球报》揭露马萨诸塞州天主教牧师性侵儿童丑闻后,此次宾州的这份报告再度引发全美哗然。CNN著名主播塔珀(Jake Tapper)在推特上呼吁称,美国每个州的检察官都应该进行类似的调查。

报告称,当地教会对不少性侵行为采取了掩盖和包庇的态度。

受害者大部分是男孩

这份长达887页的报告覆盖了宾州67县中的54个县、8个教区中的6个教区(其他2个教区曾被单独调查)。报告根据数十名证人的证词以及约50万页的教区内部文件,揭露了当地300多名牧师的性侵行为。

报告前言称,这1000多名受害者大部分都是男孩,但也有女孩。他们许多人遭性侵时都还未发育成年,也有一些是青少年。一些受害者受到了酒精或色情影片的驱使,一些人被迫给加害者手淫或被他们猥亵,有些则被强迫发生性关系。但教会领袖为保护加害者和教会,无视了这些指控。

报告揭露的许多细节触目惊心:一名牧师去医院探视一名扁桃体被摘除的7岁女孩时将其强奸;一名牧师在强迫一名9岁男孩给其口交后,用圣水给其口腔进行“净化”;一名男孩在牧师家喝了果汁后,早上醒来发现身体流血,记不清发生了什么;一名注册了心理医生资格的牧师在治疗一名年轻抑郁症患者时,试图对她催眠并要求她脱衣。

教区也包庇了不少证据确凿的加害者。一名牧师在多年遭到性侵儿童举报后辞职,然后从教区拿到了去迪士尼乐园工作的推荐信,而迪士尼乐园正是儿童聚集的场所。有教区文件承认,某位牧师“是最糟糕的之一”,但没有将他的行为告诉其他任何人。而在一起7岁女孩被教区外牧师性侵的案件中,该教区文件带着庆祝色彩地写道:“糟糕的性侵案。(受害者)告了我们……我们胜诉了。”

报告称,2002年对波士顿主教区的调查覆盖了约150-250名牧师,2005年对费城主教区的调查覆盖了60多名牧师,2016年对宾州两县的调查覆盖了约50名牧师。因此,当前这份报告可能是同类大陪审团报告中规模最大的一份。

教会多采取“内部解决”

教区系统性的掩盖行为是报告的一大重点。报告称,尽管每个教区各不一样,但它们的共同点在于,主要目标不是保护儿童而是避免“丑闻”,关于性侵的举报通常被锁在“秘密档案室”里,只有主教持有档案室钥匙。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派员协助处理了大陪审团收到的大量证据,他们发现了各教区的一些常见行为模式。

比如,这些教区通常用委婉词汇描述性侵行为,从不用“强奸”一词,而用“不合适的接触”或“边界问题”等说法。在接到举报后,通常不通过受训专业人员进行调查,而是让教会内的同僚对加害者进行问询。

这些教区通常会把加害者送去教会运营的精神治疗中心进行“评估”,根据其自评来诊断他是否有恋童癖,而不是针对其行为进行问责。而在解雇一名牧师后,通常不会向教区居民透露真实原因,而是以“病假”、“精神疲惫”等为借口,或干脆保持沉默。

即便发现一名牧师强奸儿童,这些教区通常会继续给他提供住房和津贴。如果人们发现了加害者的行为,教区会将其转到新的教区,当地也不会有人知道他的前科记录。

例如,当一名牧师承认猥亵男孩时,教区称这对受害者来说“不一定是可怕的创伤”,允许这名牧师继续在当地工作多年。另一名牧师承认强奸至少15名男孩,但主教后来还称赞他是一名“坦率真诚的人”,表扬他在控制“癖好”上取得了进步。

尽管性侵儿童是犯罪行为,但教区通常不会报警,而是当成个人问题“内部解决”。即便是在警方干预的情况下,几十年前的警察和检察官通常会把案件转给教会领袖解决,而近期的指控有时会因年代久远而被很快驳回,警方也未能深究性侵行为背后的规律和持续风险。

只有两人面临刑事指控

由于年代久远、证据缺乏等原因,报告提及的300人中,只有极少数会面临刑事指控。

据《纽约时报》报道,截至目前,报告中只有2起案件导致了刑事指控。根据当前法律,报告不太可能带来新的刑事指控或民事诉讼,因为诉讼时效已过。

发起调查的宾州首席检察官夏皮罗(Josh Shapiro)在14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过去几个月中,报告中提及的一些人向宾州高级法院申诉,要求阻止报告发布,由此进行了“激烈的法律斗争”。

夏皮罗表示,他的办公室将继续努力,发布未经删减的完整报告。

夏皮罗及大陪审团也强烈建议延长民事和刑事诉讼的时效,开放临时“窗口期”,允许已经长大的受害者对加害者及教会发起民事诉讼,因为很多受害者都花了数十年时间才找到了发声的勇气。

但宾州天主教会主教盖纳(Ronald W. Gainer)领头反对改变时效期限或开放“窗口期”。受害者和他们的支持者则表示,将在9月再次开始积极活动,向立法者和盖纳施压。

宾州的主教们在14日的声明中呼吁人们为受害者及教会祈祷,保证更大的开放度,并称近几年采取的新措施已使教会变得更加安全。

也有一些主教表示,教会并没有掩盖性侵丑闻。一位名叫祖比克(David A. Zubik)的当地主教在14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在过去30年中,教会已经变得非常透明了。

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报道,据统计,1950年以来,有超过1.7万人报告称曾被美国教会人员猥亵。

曾在12岁时被强奸的48岁男子德拉尼(John Delaney)表示,他知道无法做出刑事指控,但当他到大陪审团面前作证时,他想到的是让更多人知道发生了什么,这样其他人就不会遭遇相同的经历。

曾在10岁时被猥亵的47岁男子多赫提(Shaun Doherty)也表示,他总是在和自杀的念头搏斗,但有了这份报告,像他这样的受害者可以确认,他们并不是孤身一人。

“像我这样的人,他们从儿时起就躲在石头底下,不敢外出,就连刷牙都很困难,”他说,“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彼此结识,发现他们并不孤独,他们正在开口说话。”

来源:澎湃新闻

编辑:许湛一 李杏

发布评论

广告位

延伸阅读

频道热点

随机推荐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易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

易读网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投稿、友情链接等。联系邮箱:912856457@qq.com 联系时请备注 “来源:易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