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外  >  正文

叙东古塔地区已成“人间地狱” 马蒂斯承认美曾在叙使用沙林毒气

据叙利亚人权观察网3月11日报道,自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三周前向东古塔地区发动进攻以来,该地区已有受伤达4350人,1031名平民死亡,其中至少包括219名儿童。10日,东古塔东部重镇杜马(Douma)地方理事会向国际组织发出紧急求救。曾作为大马士革粮食供应地的杜马,正在经历轰炸和围困,伤亡和饥饿正在蔓延,东古塔成为叙利亚儿童营养不良程度最高的地区。

叙东古塔地区已成“人间地狱” 马蒂斯承认美曾在叙使用沙林毒气

东古塔乱象,图片来源:Middle East Online

2月24日联合国主导下签订的“30天停火协议”似乎并未发挥其应有的作用,恐怖主义的袭击和叙利亚政府对反对派的穷追猛打如火如荼,东古塔再遭危局。3月11日,叙利亚政府军方消息称,叙利亚军队老虎师和其他政府军队解放了位于东古塔中部地区的莫迪拉镇(Modira)将东古塔反对派的控制区一分为二,解放东古塔的军事行动正在逐步推进。

叙东古塔地区已成“人间地狱” 马蒂斯承认美曾在叙使用沙林毒气

废墟中的东古塔,图片来源:Middle East Online

东古塔被撕裂,是否意味着巴沙尔政府解放大马士革最大的反对派窝点指日可待?面对联合国人道主义压力,叙利亚解放东古塔能否顺利完成?

叙东古塔地区已成“人间地狱” 马蒂斯承认美曾在叙使用沙林毒气

3月6日东古塔局势图,图片来源:MEE

巴沙尔收复东古塔的现实条件

3月10日,叙利亚政府军切断反对派控制的东古塔“飞地”的最大城镇——杜马。自发动东古塔军事行动18天以来,虽然造成一千多平民死亡,但战场所取得的成就是毋庸置疑的。

杜马与西部城市哈拉斯塔(Harasta)之间的一条公路被政府军切断,米斯拉巴(Misraba)的核心城镇也被政府军接管,政府军队将东古塔切割为三个部分:杜马及其周边地区、西部的哈拉斯塔和南部其他城镇。据3月12日报道,政府军将目标对准哈马省(Hama)北部的达拉市(Daraa)及其乡村地区。

叙东古塔地区已成“人间地狱” 马蒂斯承认美曾在叙使用沙林毒气

3月10日的米斯拉巴镇,图片来源:AFP

在东古塔地区的南方战场上,贝尔塔·萨瓦镇附近的老虎师一部突击阿尔宾镇。政府军的军事行动逐步占据压倒性优势,在分化反对派控制区之后,有望在接下来的数周内基本掌握战争主动权。

自2013年以来,东古塔东部是许多武装团体的家园所在地,40万居民一直生活在政府的围困之下。其中聚集着反对派的多个派别,反对派之间以及反对派与恐怖主义之间关系复杂。

据悉,叙利亚国家电视台通过Al-Wafideen检查站播放了一辆载有13名“战士”及其家属的公共汽车的录像,东古塔地区第二大反对派“伊斯兰军”(Jaish al-Islam)官方声明称将释放该组织扣押的“解放阵线”组织的13名“战俘”。

这些“战俘”是2017年4-5月期间东古塔地区的反对派内讧中被伊斯兰军扣留的武装战士。目前,解放阵线在东古塔地区的战士还有百余人之多,“伊斯兰军”控制伊德利卜省的主力军,在叙政府军猛烈进攻之下,其疏散东塔被困人员,无疑是一个信号。

据法新社报道,10日,叙政府军表示要发动强硬军事进攻,不接受谈判和投降。11日,哈姆里耶(Hammuriyeh)镇的反对派声称已经会见了叙利亚官员,讨论部分撤离战斗人员和平民的问题。据叙军方消息,东古塔还有其他反对派城镇通过类似协议进行疏散战斗人员的行为。

“停火协议”以来,叙利亚人道主义救援成果有限,加上叙政府军持续的进攻和恐怖组织的干扰,东古塔的人道主义灾难愈发严重。东古塔地区除恐怖分子和反政府武装,还存在如“白头盔”等民防组织和民兵武装,在保护平民和组织民众自救方面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因此,叙利亚政府军因着力于联合此类民间组织力量,尽可能在减少伤亡的情况下,逐步收回东古塔。

不可避免的人道主义代价和化武指控

2月24日,联合国通过的停火决议在27日短暂停战了5小时后,叙利亚政府军恢复了对叛军占据的东古塔地区的轰炸。

叙东古塔地区已成“人间地狱” 马蒂斯承认美曾在叙使用沙林毒气

躲在防空洞中的孩子,图片来源:AFP

从2月18日至3月4日,无国界医生组织(MSF)支援的医疗机构在两周内接收了1000多名遇难者和4800多名伤员。除了死亡人数持续攀升以外,营养不良成为主要问题。

据中东之眼(Middle East Eyes)报道,东古塔地区许多居民生活在供给不足的地下室,在几乎不间断的炮击下偷得喘息的机会。根据支援当地医疗机构的叙利亚美国医学会的统计,仅在3月7日就有90人在东古塔地区的袭击中遇难。

此前,联合国安理会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已发声呼吁停火让平民离开,但都未获得执行。东古塔地区的叙利亚政府军和叛军战士互相指责对方打破休战状态。与此同时,东古塔地区的居民称空袭和地面袭击源源不断。

古塔地区的白盔救援组织发言人菲拉·阿卜杜拉(Fira Abdullah)表示:“现在发生在古塔地区的事情,无法用文字和相机展现出来。你甚至听不到到妇女和儿童的尖叫声,因为炮击声和炸弹的动静更响。”

叙东古塔地区已成“人间地狱” 马蒂斯承认美曾在叙使用沙林毒气

东古塔地区遭受空袭的女孩,图片来源:AFP

联合国将此情况描述为“故意将平民作为赢得战争的手段”。联合国主席安东尼·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将这座城市描述为“地球上的地狱”,联合国人权主席扎伊德·侯赛因指责叙利亚政府正在策划“大灾难”(apocalypse)。

近日的轰炸还引燃燃烧材料造成平民烧伤。当地医生还报告了几起炸弹袭击事件,其次是氯气和窒息症状。政府否认使用燃烧武器或氯气炸弹。

叙东古塔地区已成“人间地狱” 马蒂斯承认美曾在叙使用沙林毒气

呼吸系统受损的平民,图片来源:Middle East Online

美国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Jim Mattis)说,叙利亚政府部队使用武器化气体是“非常不明智的”,并援引未经证实的东古塔省氯袭击报告。在访问阿曼期间,马蒂斯坦言,如果氯袭击得到证实,威胁要报复叙利亚军队。此外,他毫不掩饰自己的双重标准,去年4月美国在叙利亚空军基地使用沙林毒气攻击一事,是因为特朗普总统拥有“充分的政治机动空间,以采取他认为合适的任何决定”。

叙东古塔地区已成“人间地狱” 马蒂斯承认美曾在叙使用沙林毒气

特朗普与马蒂斯,图片来源:Middle East Online

目前在叙利亚停火地区的敌对行动仍未停止,一些地区的暴力甚至升级。联合国叙利亚危机区域协调员穆姆兹斯(Panos Moumtzis)在位于约旦的办公室表示,“局势不但没有缓解,我们还继续看到更多的战斗、更多的死亡和更令人不安的饥饿和医院被轰炸的报道。这种对平民的集体惩罚是不能接受的。”

后续军事任务更艰巨

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3月11日报道称:据传言,西方支持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正计划在叙利亚南部的德拉省和库纳特拉省的戈兰高地附近发动大规模进攻,这一攻势主要是为了缓解反对派在东古塔地区的压力,另一方是为了应对长久以来大马士革收复南方阵地的企图。随后,叙政府方面消息称,大马士革方面已经向德拉城和南部其他地区派出了增援部队,政府军支持者强调正在为南部的战斗做准备。

据3月9日,土耳其阿纳多卢通讯社报道,美国在叙利亚和约旦边境的霍姆斯省东南部Al-Tanf美军军事基地非法增派200多名士兵,为两个叙利亚反对派组织提供军事训练,该增兵行为并未获得叙利亚政府的授权。美国的增援一方面是帮助反对派势力得以保存实力,以便继续有能力与政府军对峙,另一方面,缓解东古塔压力。

叙东古塔地区已成“人间地狱” 马蒂斯承认美曾在叙使用沙林毒气

3月10日,叙利亚外交部长Faisal Mekdad就大马士革和平进程接受采访,图片来源:AFP

俄罗斯当局谴责称,美军正在为叙利亚境内的Al-Tanf基地的恐怖分子创造一个安全的避风港,并且每当叙利亚军事单位靠近该美军军事基地时均会遭到后者的袭击。Al-Tanf军事基地位于叙利亚石油储备丰富的艾扎勒(Deir Ezzor)市和拉卡(Al-Raqqa)的交通要道上,若叙利亚南部反对派发动反政府军事行动,美军的支持将是至关重要的一臂之力。

据悉,此举也与活跃于附近的伊朗部队有关。在距离以色列控制的戈兰高地区域1公里外,出现多个伊朗人的营地,加上长久以来常在复兴城(Baath City)和汗阿纳巴(Khan Arnabah)活跃的真主党,势必在未来叙利亚政府与反政府武装对垒时,提供一定程度的援助。当然,叙利亚若想在未来获得更加可靠的战争筹码,势必需要继续与伊朗、俄罗斯等盟友保持密切的关系。

此外,土耳其近日持续推进阿夫林战事,宣布将于今年5月结束阿夫林攻势。3月9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表示,土耳其部队和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在控制库尔德人所在的阿夫林之后,将进入“另一个重要的战略城镇”。

并声称,土耳其不会局限于清理阿夫林地区的“人民保卫部队”(YPG),并表示将继续前往东边的曼比季镇,乃至伊拉克的边境地区。近日,土耳其媒体还声援叙反对派,大肆宣扬“南部的反政府武装被迫做出行动,来缓解东古塔的压力,试图摧毁大马士革附近最后一块反对派‘飞地’”。

余论

未来,随着叙利亚政府军强势压制的战争进程推进,一直以来支持反对派的土耳其,博弈筹码势必有所减损。尽管在阿夫林顺利推进,并未得到叙政府军过多的抵抗,但未来一旦反对派在政治和谈中失势,库尔德人将是叙利亚回收主权,挟制土耳其的最大棋子。

另外,此次反对派在南方发动进攻的传言无论是否会演变为真,叙利亚政府务必做好准备,尽早控制东古塔,以防止陷入两面作战的困境。政府军收复东古塔只能所占速决。就目前看来,坚持强硬态度一鼓作气收复东古塔势必要背负人道主义压力和美土的斡旋与干扰,结果可见,但过程势必损耗巨大。

最后,未来政府军与反对派之间的较量阵地或许转向以色列和约旦等国家的边境,牵扯伊朗武装和真主党等实力。但以上各方直接参与正面冲突的可能性有限。以色列秉持定点清除的固有政策,避免陷入叙利亚泥潭;约旦按照惯例,很难有干涉他国的动作;真主党和伊朗势力恐怕仍以间接性支持为主。

今日主笔 张娟娟

发布评论

广告位

延伸阅读

频道热点

随机推荐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易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

易读网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投稿、友情链接等。联系邮箱:912856457@qq.com 联系时请备注 “来源:易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