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事  >  正文

故事:我有四套房

 马正是乡民政所所长,这天他刚到单位,就从会计室取了五百块钱,然后骑车外出了。马所长要去哪?去柳东村找柳老蒯。柳老蒯是谁?是柳东村的困难户。

柳老蒯今年六十岁,一直单身,平时就靠捡垃圾为生。去年捡垃圾时摔断了一条腿,走起路来一跛一跛的。村里看他可怜,就向乡里申报他为困难户。马所长拿的五百块钱,就是困难户的补助。

很快,马所长就到了柳东村,在村主任的带领下,找到了住在村头的柳老蒯。此时,柳老蒯正一个人在院子里整理垃圾。其实,屋子是个废弃的机井房,柳老蒯用玉米秆围了一圈,算是有个临时的家。

看见村主任来了,柳老蒯急忙从地上站起来,因为腿有残疾,差点没站住。马所长上前一步,扶住了柳老蒯:“您老慢点。”马所长随即又掏出五百块钱,递给柳老蒯,说:“大叔,这钱是政府补助您的,看您腿脚不利索,给您的生活费。”

马所长毕竟有文化,他握着柳老蒯的手嘘寒问暖了一番,临走时说:“下个季度我还来,看您有什么变化没有。”随后,村主任就带着马所长走了。柳老蒯在院子里掏出五百块钱,自言自语地说:“政府待俺这么好,俺一定要多活几年。”

很快,三个月过去了,又到了给柳老蒯送补助金的时候了。这次,因为知道了路线,马所长没有提前通知村主任,就一个人摸过去了。到了村头,发现柳老蒯的小院用玉米秆绑了个门,门上挂着一把锁头。马所长不由笑了:“这柳老蒯知道锁门了,看样子变化不小。”

可马所长在门口等了个把小时,柳老蒯也没有回来,实在等不及了,马所长只好去村委会找村主任。村主任告诉马所长,柳老蒯自打上回接受了补助,第二天就背着袋子去捡垃圾了,而且还破天荒地“装修”了自己的家,打了一扇屋门装上,自己扎了一个大门,还特意买了一把好锁。

在村委会呆了半晌,两人又去村头找柳老蒯,可依然铁将军把门,马所长嘀咕道:这个柳老蒯,知道我最近要来送补助,咋还故意躲我呢?马所长正要走,从附近走来一位村民,上前对村主任说:“柳老蒯今天出门时特意提醒我,说有人找他,去柳西村村头。”

柳西村就在西边不远,大约有五六里的样子。柳老蒯跑那里干什么?看看天就要黑了,村主任陪着马所长一起去了柳西村。刚进村口,就发现了柳老蒯,柳老蒯正在村头的废弃机井房拾掇呢。原来,在十几年前,每村都修有机井房,后来井坏掉了,机井房也就没用了,大多沦为乞丐的临时住所。

柳老蒯看见马所长,笑呵呵地迎上来,说:“这是我的新房子,今天我不回柳东村了。”新房子?马所长来了兴趣,没等柳老蒯邀请,就一步进了机井房。其实,机井房的面积拢共不过五六个平方,柳老蒯安了一张大木床,上面还铺了一层海绵垫子。

柳老蒯这时也挤进来,抬手按了按海绵垫子,对马所长说:“软乎着呢,你试试。”马所长摆摆手,感到好奇:“花了不少钱吧?”柳老蒯伸出三个手指头:“三百块,还让了我五十呢。”

一个老光棍,花了三百块钱买床,太不可思议了。看来,有了政府的关心,人就会对生活充满希望。马所长问他为什么搬家,柳老蒯笑着说:“方便,有时在这边捡垃圾,就不回柳东村了。嗬,房子多了就是好。”

马所长也没多耽搁,掏出钱,交给了柳老蒯,就回了所里。

马所长回到民政所很有感慨,和乡宣传科做了沟通,一致认为,可以写一篇报道,题目就叫《一个老光棍的晚年生活》,以此体现政府对民生的关心。说干就干,没过几天,宣传科就派人,带着摄像机,让马所长带路,直奔柳东村去采访柳老蒯。

因为提前打了招呼,村主任特意先去柳老蒯的住处通知一下,让他接受采访。可来到村头,发现柳老蒯没在家,不用说,肯定又去柳西村小住了。村主任刚要去柳西村,马所长一行赶到,于是他坐上宣传科的车,一起朝柳西村开去。

不到五分钟,车子在柳西村头的机井房旁停下。一看,机井房也被柳老蒯围成了一个小院,乍看上去,虽然简陋,却很温馨。宣传员小王打开摄像机,围着机井房拍了一圈,等转回来,马所长和村主任正在敲门,见没动静,又喊起来。咦?现在是早上,柳老蒯不会这么早出去捡垃圾啊!马所长顺着秸秆围成的院墙缝往里瞧,发现机井房的房门已被锁死,显然,柳老蒯没在这里。

这就怪了,柳东村没有,柳西村也没有,柳老蒯到底去了哪里?看来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马所长和小王只好打算暂回乡里,以后约时间再来。

几个人还没有上车,村主任的手机就响起来了,村主任接完电话,他惊喜地对马所长说:“柳老蒯刚刚打电话问我补助款的事呢,他现在在柳南村,正等着咱呢。”

柳南村离柳西村六里地,他怎么跑那去了?几个人上车往柳南村赶,没一会儿就到了目的地。

到了村口,发现柳老蒯正站在路边,几个人走上前去,村主任问柳老蒯:“您怎么在这?”柳老蒯“嘿嘿”一笑:“我又弄了套房子。”

几个人一听,都笑了,柳老蒯却板着脸,指着路旁的机井房说:“瞧,这就是。”又是间闲置的机井房,不过,一看就是被“装修”过了。于是,一行人就往机井房走,马所长对柳老蒯说:“宣传科今天来采访您,过两天就登报。”

小王这时打开了摄像机,开始拍摄,马所长心头疑惑,问柳老蒯:“您都有两套‘房子’了,咋还这么贪呢?”柳老蒯撇嘴一笑,“哼”了一声:“我这还嫌少呢。”说着他指了指东北方向:“过几天,我还要去柳北村拾掇拾掇呢,那是我的第四套房。”

这个怪老头,闲置的机井房都让他霸占了。几个人都看着柳老蒯,无奈地笑起来,一个老光棍,也就不和他认真了。

小王却进入了角色,让柳老蒯谈谈自己的幸福生活,柳老蒯便打开话匣子讲起来:“自打乡里给了我补助,我的心情是一天比一天好。别看我现在腿脚不好,我还想活到九十岁呢。”

小王来了兴趣,问:“你有什么长寿秘诀?”柳老蒯吸了两下鼻子,对小王说:“你闻闻,有味吗?”小王眯着眼,抽了下鼻子:“没味呀!”

“没味就对了……你们或许会奇怪,我为什么要四套房。”柳老蒯指着不远处说,“看见了吗?那是一家新建的工厂,盖起来一年多了。这一年多,几乎每天都冒出难闻的气味。我今天在这里住,是因为这两天刮南风,正巧不受怪味的刺激。我想好了,我这四套房子,以后就根据不同的风向,选择住宿。村民们的房子虽然大,但不能挪走,所以,我觉着比他们幸福。”

听柳老蒯说完,几个人都呆了……

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谨作为试读鉴赏之用,五天内将自行删除。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立即删除,谢谢!

欢迎关注我,每天都有精彩故事!

发布评论

广告位

延伸阅读

频道热点

随机推荐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易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

易读网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投稿、友情链接等。联系邮箱:912856457@qq.com 联系时请备注 “来源:易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