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事  >  正文

老人手术死亡他儿子持刀闯医院杀人,4年后一段录音揭露残忍真相

老人手术死亡他儿子持刀闯医院杀人,4年后一段录音揭露残忍真相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子非我 | 禁止转载

1

宁骏驰拿着一把刀,走进了医院。

刀是开了刃的刀,昨天晚上他精心磨过,他要保证他的刀能够刺进肉了,能够刺进骨头。

当然不是鸡鸭鹅的肉和骨头,是人的肉和骨头。

宁骏驰把刀藏在衬衫的右边袖子里,袖子扣上,外面穿着一个小西服,没有人能够想象到西服下的衬衫袖子里会有刀。

宁骏驰就这么走进了医院,他走进一楼大厅的时候,深吸了一口气,他要稳准狠,又要沉住气。看着主动帮他导诊的保安,他也觉得心跳得厉害,他对保安挥了挥手表示不用,然后沉静地走到了挂号的队伍最后。

在挂号的时候,他也有过犹豫,想要收手,但是他左思右想,觉得不能前功尽弃,所以还是把排站到了最后。

“先生,什么号?”

“我挂心脏外科。”

“是你看吗?”挂号的护士看他看起来身体健康,当然有点怀疑。

“是我。”

护士还是狐疑的看着他,不过还是帮他挂了号,“你要看专家还是普通?”

“我挂张佑大夫的号,一直都是他给我看。”

“专家号七块。”护士把宁骏驰手里的十块钱收走,并找给了宁骏驰余钱。

宁俊驰把病历本和三块零钱拿走的时候,一枚硬币还掉在了地上。他镇定了自己,缓缓地弯下腰,用左手把钱捡起来,然后走上了三楼的楼梯。

三楼一共分为三个诊区,左边是心脏内科和外科,中间是耳鼻喉科,右边是呼吸内外科。

宁俊驰大步走向心脏外科的诊室,找到了张佑的诊室,坐在门口,等待叫号。没人能想到他现在有多紧张,只有他自己流的汗和抖着的手知道,他用左手努力按着右手。

终于到他进入诊室了,宁骏驰悄悄地把右手衬衫上的扣子解开,诊室的门还开着,他就和张佑四目相对。

“张大夫。”宁俊驰大喊了一声。

“你不是宁俊驰吗?”张佑看到宁俊驰,表情是说不出的惊异,他甚至走出诊室,迎着宁俊驰,说:“你怎么来这儿了?今天不应该给老人办事儿吗?”

宁俊驰说:“张佑,就是你害死了我爸,你拿命来换!”

宁俊驰说完,从右手袖子里抽出刀,向着张佑雨点般的刺了过去,所有在场的患者和医生都目睹了这一幕。没有一个人想到这个看起来老老实实的孩子竟然会发狠下这样的手,张佑瞬间就倒在了血泊中。

宁俊驰刺完最后一刀,也不管张佑究竟死没死,扔下刀夺路就跑。

附近有机灵的大夫赶紧大喊:“救护人员,快让救护人员上来!”就在周围一团乱的时候,宁俊驰已经跑到了楼下,浑身是血,门口的保安拦住了宁俊驰,说:“你怎么了,需要救护吗?”

宁俊驰说:“救护你妈个头,赶紧让开!”

宁俊驰推开保安,头也不回地冲出医院,这时候医院的医务人员终于报了警,张佑也被推进了手术室。

2

在医院住院部的走廊里,宁俊驰把张佑拉到了走廊里,询问张佑说:

“医生,我爸的病情有转机吗?”

“现在不知道,如果手术之后,大概有很大的可能可以恢复得不错。”

“手术的风险不大吧。”

“这个不好说,心脏手术风险可没有小的,你要自己考虑好。”

据护士们回忆,虽然宁俊驰知道心脏手术风险大,不过经过他多方打听,还是决定要手术。

宁俊驰终于决定要手术的时候又找到了张佑,那已经是两天之后。宁俊驰说:“我同意手术,只有手术才能救我爸爸,如果不手术,说不定一点机会都没有。”

张佑说:“如果出现不良反应呢?”

宁俊驰问:“会危及生命吗?”

张佑说:“你已经问我很多次了,可能会,会有风险,但是由我手术的话,大概是不会的。”

宁俊驰对张佑千恩万谢,签了手术的同意书。

不过张佑对宁俊驰说:“手术只有我亲自做,风险才会比较小,建议你有机会去医生办公室跟我探讨探讨病情,我们的麻醉师也在。”

宁俊驰点点头。

等宁俊驰回到病房的时候,宁俊驰爸爸临床的病友对着张佑诡异地笑了一笑。

宁俊驰问:“请问你笑什么?”

病友说:“你准备好了吗?”

宁俊驰问:“准备啥?”

病友说:“钱啊,你不准备钱,你想让你爸死啊?”

宁俊驰问:“什么钱?”

病友说:“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这个医院的规矩。”

宁俊驰摇摇头。

病友说:“这个医院毕竟心脏看得好,要么肯定没人来,你要知道,所谓医生跟病人探讨病情,就是要你去送钱啊,而且麻醉师也在。”

宁俊驰说:“不能吧。”

病友说:“你爱信不信,我听说整个医院只有张佑大夫稍微能好一些,其他人,哼哼,都要一人两万呢!一台手术两万,你想想一天的手术多少钱?”

宁俊驰说:“我要不给呢?”

病友说:“那我就不敢保证了。听说早先有一个没给钱还傻乎乎免费用新药的小姑娘,挺多年前了,那不就不明不白的手术死了吗?患者都签了手术同意书,你也没地方找去,不过听说就是因为新药有提成,医生愿意用,但是那种药有副作用,加上手术没额外给钱,小姑娘就陷入了危险。这事儿外人不知道。”

宁俊驰问:“你咋知道?”

病友说:“我弟弟的同学在这儿当护士,听说的。”

宁俊驰说:“可是我没地方弄钱啊。”

宁俊驰爸爸说:“没事儿,咱就不给,我就不信了,他们能弄死我爸?我死了没关系,我死了说不定死得好呢!”

宁俊驰瞪了他爸爸一眼,说:“你真会说话,要不要给你发一个金话筒奖?”

宁俊驰爸爸说:“我说的是事实,你看咱爷俩命怎么样?不要给钱!”

宁俊驰叹了一口气,说:“当然不给,让我给我也给不起啊!”

宁俊驰带着爸爸一起进手术室那天,医院的所有金属架都变得冰冷。他一直握着爸爸的手,爸爸的手也是冷的,他和护士一起把爸爸推进手术的准备室,护士把他拦在了外头。

“放心吧,家属等在外边。”护士说。

这时候张佑也走了过来,笑呵呵地握着宁俊驰的手,一边点头一边说:“放心吧,放心吧,你放心吧!”

宁俊驰在手术室外坐立不安,本来需要三个小时的心脏手术已经进行了四个小时,手术室外还是没有任何变化。

手术进行到第四个半小时的时候,终于有护士出来,摘下口罩,凝重地说:“手术失败了,您的父亲过世了。”

张佑这时候也满头大汗地走了出来。

张佑说:“宁俊驰,节哀顺吧,我们已经尽力了。你已经考上了研究生,赶紧好好准备爸爸的后事,然后入学吧!你的心情我能理解,毕竟知道你家只有你们俩,你就是你爸爸的一切,既然他没了,你就要把他没完成的事情做好,努力活给爸爸看。”

宁俊驰勉强地点了点头,转身狠狠地握住了拳头。

这是孙宇生根据病患、护士和其他证人整理的所有证据,孙宇生觉得杀人的动机已经非常完整了,所以他又一次准备审讯宁俊驰。

3

宁俊驰从医院逃跑之后,很快就被抓住了,他一直藏在家里的地下室里,警察并没有十分费力就抓到了他。

“宁俊驰,你说你之所以要杀了张佑是因为你认为他在手术中动了手脚,所以导致你爸爸手术中死亡?”孙宇生问。

“是。”

“就因为你听到你父亲隔壁的病友说的话。”

宁俊驰稍停了一下,叹了口气,说:“并不全是这样,不过开始的时候是这样,我最开始真的担心不用钱做不好这手术,不过张佑的名声一直都很好。”

孙宇生说:“我们也了解到这一点,张佑在医院是一个受人爱戴的大夫。”

宁俊驰说:“所以我更想不到他也会做这样的事情。”

孙宇生说:“你有什么证据?”

宁俊驰说:“我当然有证据,我的证据就在家放着,那天张佑和麻醉师向我要钱的时候,我特意录了音。虽然听起来并不像是要钱,不过你仔细听,只要不是傻子,还是能听到他说话的意思的。”

孙宇生说:“这样有歧义的录音证据并不能成为定罪的理由。”

宁俊驰说:“我还有更多的资料,我托人弄到了他和他们医院滥用药物赚取提成的证据。”

孙宇生说:“在哪里?就算你有这些证据,也和他手术无关啊!”

宁俊驰说:“这些证据也在家,地下室的一个兜子里,至少这些能证明他不是个好人啊,而且他们医院都是这样的大夫!”

孙宇生说:“我们要看到证据才能说话。”

宁俊驰说:“那你们就快去我家,快去找证据!”

孙宇生说:“可是你是怎么搞到这些资料的呢?”

宁俊驰说:“我是张佑所在教书的医学院本科的学生,我认识他,他算是我的老师。不过他的学生那么多,每天又要上许多课,所以他不认识我。我托以前在他手下的研究生学长弄到的,不是偷的。要不是因为他是我在学校的老师,我怎么可能那么信任他?怎么可能在这家医院做手术不给红包?你们难道不能听听重点吗?快去找证据啊!”

警察果然在宁俊驰的家里找到了许多证据,包括张佑和其他很多同医院的人收受红包,滥用药物赚取药品提成的证据。

医院的几乎所有涉事医生都在这次事件之后得到了处分,甚至整个医院的名声都遭到连累,这所不大的私立医院在这次事件之后摇摇欲坠。

宁俊驰因为故意伤害罪造成张佑重伤,判处四年有期徒刑。

四年的时间不算短,也不算长。

四年的时间,医院也倒闭了。

宁俊驰进监狱的时候才二十三岁,出来的时候也才二十七岁。但是二十三岁到二十七岁本应该是宁俊驰读研究生的年纪,可是他并没有机会读研究生,而是到了监狱里。

宁俊驰走出监狱的时候,不知是怎样的心情。

他重新穿上了几年前的衣服,突然感觉衣服太胖了,这四年让他消瘦了许多,也让他苍老了许多。

如果你在大街上看到这个人的话,你一定不会以为他是二十七岁,说不定以为他已经三十岁,甚至更多。

不过宁俊驰不在乎自己的年纪,他回家取出了之前存的钱,给自己买了一套合身的新衣服。虽然不漂亮,但是至少能让他看起来不像一个刚从监狱出来的人。

他除了给自己买了一套衣服,还买了一套和他尺码不同的漂亮西装,和一篮子水果。

他拿着新买的西装和新买的水果,跑到了一个熟悉的地址。

他敲响了房门,房门却没人答应。

一直到五分钟之后,门终于开了,门后面宁俊驰看到了一个苍老的男人。

宁俊驰对着这个男人,跪了下去。

4

孙宇生不相信。

即使所有人都认为宁俊驰医闹杀人案件已经过去了,但是孙宇生不相信。

一个刚刚“杀”完人的“杀人犯”不逃走,怎么可能还住在自家的地下室里?

一个准备杀人潜逃的杀人犯(从他在医院奋力逃跑就能看出来),怎么可能在家里留下那么多故意给警察的证据?

宁俊驰准备杀张佑的时候,张佑作为一个心脏外科权威主治医师,怎么可能离开工作岗位,在走廊上迎接宁俊驰,为宁俊驰留下那么多的目击证人?

在对于宁俊驰杀人动机采集的过程中,为什么有那么多的目击证人,使得杀人的动机那么完整,没有缺陷?

这个案子简直太特别了。

而且,在孙宇生的调查中,他发现宁俊驰在杀死张佑之前,还和张佑见过面,张佑把一个牛皮纸袋交给了宁俊驰。等到张佑恢复意识醒来的时候,孙宇生曾经问过张佑和宁俊驰见面的事情,但是张佑一口否认,并坚持自己之前不认识宁俊驰。

所以即使案子已经宣判了,孙宇生也不放手,他认为这个案子还没完。

在宁俊驰出狱的时候,孙宇生早就做好了准备,他一直跟踪着宁俊驰,直到宁俊驰到了衣服品牌店。

宁俊驰走进了服装店,左挑右选,终于找了两条牛仔裤和两件polo衫,他拿着选好的衣服裤子,走去了更衣室。

孙宇生也装模作样地随便拿了两件衣服,跟在了宁俊驰后面,特意选了宁俊驰旁边的更衣室。

孙宇生的脸贴在地上,从更衣室下面的缝隙里看着宁俊驰,他只能看到宁俊驰的脚和袜子。

宁俊驰把鞋脱了,正在试裤子,而宁俊驰的鞋正好就在两个试衣间缝隙之间。

好机会!孙宇生把窃听器放在了宁俊驰的鞋上,正好不到十秒钟后,宁俊驰穿上了鞋。

所以孙宇生现在正在家里听声音,他在听窃听器里的声音,他听到窃听器里两个男人的对话。(原题:《手术死亡事件始末》,作者:子非我。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 <公号: dudiangushi>,看更多精彩)

发布评论

广告位

延伸阅读

频道热点

随机推荐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易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

易读网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投稿、友情链接等。联系邮箱:912856457@qq.com 联系时请备注 “来源:易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