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事  >  正文

民间故事:高手押镖过水路,水中巨浪袭来,才知另有隐情

位于历城的四风镖局今天又有生意上门了,决定走完最后一镖便退出江湖的总镖头陆长风亲自接见了这位穿戴阔绰气派的雇主。来人是个四十岁上下的中年男子,他自报家门叫薛志远,是江南来的丝绸商人。相互寒暄了一番薛志远直奔主题,他托镖局将他的胞妹薛慕娟送回苏州老家,酬金是三千两纹银。

民间故事:高手押镖过水路,水中巨浪袭来,才知另有隐情

“三千两……”陆长风面带狐疑地看着薛志远。从历城到苏州仅千余里路程,若走客镖,一千两已是上限,这薛志远竟出此天价,是为何故?薛志远似乎看出他疑虑,于是干笑两声解释说:“实不相瞒,家妹此番是逃婚出来。只因她精灵刁钻,又懂些武功,我率家丁数次捉住她均被她在途中巧计逃脱。这次费九牛二虎之力方才又将其拿住,但眼看婚期将至,唯恐中途再生变故,因此才重金求贵镖局相助。”

陆长风点点头,“既然如此,陆某当全力相助。”薛志远千恩万谢,遂交了订金,又命随行家丁把用绳索捆绑的薛慕娟带到镖局。“你们这帮坏蛋,快放开我。”薛慕娟扯着嗓子叫骂不绝。她看上去二十岁左右,长得倒也婀娜标致,别看她年纪不大,鬼点子可多得很,陆总镖头千万小心提防。”薛志远提醒道。陆长风眯着眼打量了薛慕娟一阵,他意味深长地说:“薛老板尽管放心,陆某定将令妹平安送达。”

为稳妥起见,陆长风选了四个最得力弟子作为随从。一切装备就绪,陆长风又让人准备了几根竹竿和十丈黑布,见弟子们茫然不解,他微微一笑,“到时就知有何用处了。”薛慕娟依旧高声叫骂不止,陆长风叹了口气,只得施展点穴手法封了她哑穴,然后命人将她抬上马车。师徒五人离了历城,朝着苏州出发了。

一路之上薛慕娟没少折腾,由于穴道不能长时间的封住,所以每到行人稀少的地方陆长风都要给她解开片刻。此时她的嘴也便闲不住了,先是来软的,说她原本有一个两情相悦的恋人,却被家人生生拆散,非逼她回去跟一个大她十多岁的老男人完婚。她眼泪汪汪地哀求陆长风等人发慈悲放了她,陆长风哼了一声没有理会。

这小妮子干脆又耍起刁蛮来,一会儿渴死了,一会儿饿死了,吃饱喝足后她又吵着要去方便一下。陆长风让大家把竹竿按四个方位插在地上,四周围上黑布做成了一座简易的茅厕,大家这才知道师父带这些东西的用处,不禁暗暗佩服他考虑周到。本想趁此机会逃走的薛慕娟知道计策落空,不由狠狠瞪了一眼陆长风。

民间故事:高手押镖过水路,水中巨浪袭来,才知另有隐情

这天,镖队抵达长江边上。陆长风点了薛慕娟的睡穴,吩咐徒弟们看好她,自己去寻找渡江的船只。拜访了几个船老大,都说今天江上风浪大,不宜起航。陆长风无奈,只好返身折回。还没走到落脚点便远远看见四个徒弟倒在江边的草丛里,他心里一惊,加速飞奔过去。

经检查,徒弟们并无大碍,只是被点穴手法点昏睡过去。再看马车上已空空如也,早没了薛慕娟的踪影。陆长风逐个将徒弟救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厉声问道。四个徒弟面面相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记得师父离开后,忽然江上掀起丈高浪涛,浪尖上似乎立着一个白色人影。几人慌忙戒备,但还没反应过来便皆都失去知觉。

陆长风不由倒吸了口凉气,他自信凭门下这四个弟子的功夫放眼武林虽非顶尖,但能奈何其者却也不多。如今一个照面不到便被人同时放倒,可见此人武功相当了得!陆长风闭目沉思,将武林中诸多高手名单在脑海中飞速过滤了一番。“浪尖站立……难道是他?”他悠地睁开双眼。

陆长风将徒弟们安排在附近镇上的一家客栈内,他徒步出镇,行至无人处遂施展起轻功身法朝下江村方向而去……

下江村是长江边上一座隐蔽的小渔村,全村不过几十户人家。在村东头的一座小茅屋前的空地上,一群十岁上下的孩童正生龙活虎地舞弄着拳棒。正前方的木椅上端坐着一个红光满面的中年汉子,看样子是这群孩子们的老师,只见他轻捻胡须,频频颔首,似是对眼前这帮小家伙的表现非常满意。忽然他眉头一皱,让这些孩子停了下来,“今天先练到这儿,都回家休息吧!”他挥着手将他们遣散。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朋友请现身吧。”中年汉子站起身来,双目炯炯有神。隐藏在房顶的陆长风飘然落下,“张哲兄别来无恙!”他恭敬地抱拳施礼。“原来是长风老弟,请屋内一叙。”张哲来至房前,抬手推开木门。“不必了。”陆长风摆摆手,“陆某来意想必张兄已然知晓,还望高抬贵手,把人交还于我,小弟当不胜感激。”他再次拱手抱拳。

“老弟所言着实让我犯了糊涂,不知老弟讨要何人?”张哲茫然地摇着头。“张兄恐怕是装糊涂吧?”陆长风冷哼一声,“放眼江湖,试问除了张兄之外还有哪个通晓‘乘风破浪’神功?”张哲轻捻胡须道:“没错,‘乘风破浪’乃我独门绝技,除我之外只怕会者不多。”“那就是了,请张兄交人吧。”陆长风正色道。“真是莫名其妙,你张口交人闭口交人,到底要我所交何人?”张哲面带不悦地一甩手。

“如此说来,张兄是拒不交人了?”

“实是无人可交。”

“那小弟只有出手冒犯了!”

“哼!还怕你不成?”

民间故事:高手押镖过水路,水中巨浪袭来,才知另有隐情

二人亮开门户,对峙了片刻紧接着打在一起。陆长风的十二路潭腿踢的虎虎生风,这边张哲的八卦掌封得滴水不漏。两人旗鼓相当,打得难分难解。转眼斗到三百回合,张哲一招抽身劈掌击中陆长风脖颈,同时也漏出空当被他一记跃步飞箭弹踢中腰部。二人全倒在地上大口喘着气,显然皆筋疲力尽。

就在此时,一阵桀桀的怪笑由屋顶传来。只见人影一闪,两个人落在院中,赫然是薛志远和薛慕娟兄妹二人。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呵呵……”薛志远面带得意地俯视着地上的张哲说:“大师兄,没想到吧?”

原来三年前江湖上出现了三个为祸一方的江洋大盗,人称“长江三煞”,分别是,仇志高、仇志远和仇小娟三兄妹。他们和张哲师出同门,只因三人心术不正,艺成后便逃出师门,从此混迹江湖为非作歹。身为大师兄的张哲为清理门户,还江湖一个太平,曾在祖师爷牌位前立下誓言:不除孽徒绝不返师门。

追查了一年有余,终于在长江沿岸和三人相遇。经过一番拼斗,张哲当场击毙了仇志高,而受伤的另外两人借江水掩护侥幸逃脱,他们便是现在的薛志远和薛慕娟。为报杀兄之仇,更为今后在江湖上无所忌惮,他们决定除去张哲。然而两人自知凭自己的功夫再练十年也难是其对手,于是便隐姓埋名,从长计议着报仇之事。同时张哲也暂居在下江村,时时打探着二人踪迹。

“陆总镖头,感谢你的相助,我们费了近两年时间才寻到你这位能和张哲抗衡的高手,你真没让我们失望啊!”仇小娟走近陆长风,她变得冷冰冰的脸上透着一股煞气。“为让你们两大高手战个你死我傷,我兄妹二人煞费苦心才设计出这场戏。”她狂笑几声,话锋陡然一转又阴阴说道:“不过这场戏的结局是你们两大高手都得去死!”话毕伸手朝陆长风面门抓去。

眼看仇小娟就要得逞,突闻一声轻喝,她身体竟莫名其妙地倒飞出去,“砰”地一声落在地上半天没有动弹,好像受伤不轻。而陆长风则面带冷笑地站立在那儿,仿佛一个局外看客。那边仇志远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呢,张哲一个鹞子翻身接着飞起一掌将他打翻在地。

“这……这是怎么回事?”受伤的仇志远脸上露出恐惧。

民间故事:高手押镖过水路,水中巨浪袭来,才知另有隐情

“其实你去镖局托镖时我就认出了你的身份。”陆长风开口道:“一年前我途经下江村时已和张兄结为知己,他曾给我看了你们的画像描述了你们的特点,托我在各地代为留意。我本打算当时就废了尔等,想到张兄要亲手清理门户,这才将你们的狗命多留了几日。后来你又一路尾随于我,我之所以佯装不知,就是想探清你们此次的企图……”

“后来我跟陆老弟一合计,干脆配合你们将戏演下去。”张哲狠狠瞪了两人一眼继续说:“不过戏的结局应该是天理昭彰,善恶有报!”

对于这个故事,你们有什么看法?欢迎评论

《故事完结》 喜欢的点赞评论加关注,谢谢支持,更多民间故事分享给大家

发布评论

广告位

延伸阅读

频道热点

随机推荐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易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

易读网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投稿、友情链接等。联系邮箱:912856457@qq.com 联系时请备注 “来源:易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