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陈胜从起义到遇害,为何仅仅6个月就众叛亲离?早已埋下伏笔!

陈胜从起义到遇害,为何仅仅6个月就众叛亲离?早已埋下伏笔!

河南省西南部方城小县,恐怕知道的人不多。它位于南阳盆地东北隅,伏牛山东麓,境内一马平川,是重要的小麦产区,典型的农业县。这里在秦代属汝南郡阳城县。

二千二百多年前的一天,在阳城县的一处田地里,几个少年正做着农活儿。他们穿着粗麻布制成的短衣,上面打满了补丁;手中握着锄头——这锄头与现代铁锄当然不同,它的锄刃不是铁制的,而是一块长条形的木板,在木板端部嵌上了一条青铜刃。少年们正锄去田里的杂草。

陈胜从起义到遇害,为何仅仅6个月就众叛亲离?早已埋下伏笔!

烈日当空,他们偏偏喜欢在大日头底下做活儿?当然不是。田里的野草,总比正经的庄稼苗生命力旺盛。锄草要连根锄起,再经大日头一晒,蔫了,就不容易复生。这是世世代代的农民都知道的常识。

其中有一个身材魁梧的小伙子,脸晒得黑红,胸前的衣襟间露出鼓涨的胸肌,豆大的汗滴顺着他的额角流下。他弯着腰,默默地锄着杂草,脚上的草鞋已经烂得不像样子。

“歇会儿!”有人在远处田垄上招呼。这少年丢下锄头,揉着掌心新磨的茧子,捶着腰背,向田垄走去。已经有三三两两的少年在那里坐着了。

少年坐定,望望头顶的日头,心里怅愁不已。

突然,他对旁边的同伴说:“将来咱们富贵了,可不能互相忘记啊!”

同伴冷笑道:“陈胜,你一个打工的,哪里来的富贵啊!”说完,旁边其他的少年们也咧开嘴笑。

陈胜扭开头,不理他们了。沉默了一会儿,他长叹一声:“唉,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同伴们又笑,问道:“陈胜,哦,不对,是博士陈涉先生,您又文绉绉说的什么啊?”

陈胜闭上嘴巴,再也不肯说话……

陈胜从起义到遇害,为何仅仅6个月就众叛亲离?早已埋下伏笔!

一、大泽乡起义

陈胜,字涉,秦末阳城人,中国历史上农民起义第一人,反抗封建暴政的先行者。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这话并非陈胜的发明。语出《尸子》:“鸿鹄之鷇,羽翼未合,而有四海之心。”《尸子》是战国时鲁人尸佼所著。尸佼曾做过商鞅的老师,属战国诸子中的杂家,因为他治的学问很杂。

“鸿鹄之志”出自一个雇农之口,难道秦末的教育已经相当普及了吗?非也。那时,受教育仍然只是权贵子弟的特权。那么陈胜不是底层的农民,而是贵族之后。当然,他是一个破落的贵族后代。

诸子百家的书,在秦始皇焚书坑儒之后,民间已经无从找到,《尸子》当在焚毁之列。那么,陈胜接受教育,当在焚书之前。

陈胜起义,建国号张楚,取“张大楚国”之意。那么,楚国极有可能就是陈胜的故国。而且,阳城在春秋战国时属楚地。

所以,可以不妨这样认为,陈胜,楚国贵族之后,学诸子百家之说,熟谙《尸子》:秦灭楚,陈胜亡国丧家,流落民间,受雇地主务农为生,是典型的无产者。

陈胜从起义到遇害,为何仅仅6个月就众叛亲离?早已埋下伏笔!

秦二世元年七月,秦廷征发壮丁戍守渔阳(今北京)。有一支九百人的壮丁队伍路过沛郡蕲县大泽乡(在今安徽宿州)屯驻。陈胜和阳夏(今河南太康县)人吴广也在壮丁之列,二人任屯长,属低级军官。

连日来雷雨交加,大路被冲毁,四处泥泞不堪。壮丁们衣衫褴褛,全身湿透,泥污满衣,饥渴难耐,他们在路旁树林间搭着帐篷宿营,等待天气转好。

陈胜与吴广在半路上才认识,因为都是屯长,经常交换些工作上的看法,很快成了无所不谈的心腹知己。

倾盆暴雨,不但冲毁了道路,似乎也要杀死九百名壮丁——陈胜吴广估计着,按时到达渔阳已经不可能了,依照秦律,九百壮丁都要被斩首。是老老实实地等天气好转,再跋涉千里北上渔阳,规规矩矩地接受斩首的刑罚,还是逃亡,还是?陈胜吴广二人私下商量了很久,拿不定主意。

逃亡?能逃到哪里?到处都是关卡,早在商鞅时期,秦国已经发明了“身份证”,到哪里都要验明正身。即使不被抓到,身居荒野,能不饿死,怕也要被强盗害死,被野兽咬死。而且,严厉的连坐制度,一人犯法,亲属邻居都要遭罪,自己逃亡,家里怎么办?

还是老老实实到达渔阳,再被杀死?如此,心有不甘。

陈胜从起义到遇害,为何仅仅6个月就众叛亲离?早已埋下伏笔!

还有第三条路么?造反?

二人谋划着:如今,逃亡是死路一条,造反是死路一条,到渔阳送死也是死路一条,怎么都是死,不如拼一拼再死!

造反的大计就这样定下了。

陈胜毕竟受过教育,有文化,懂得一些道理,他平日也时刻关注着天下政治形势。他说:秦廷暴政让天下深受其害。我听说当今二世皇帝是始皇帝小儿子,不该继承皇位。继承皇位的应该是公子扶苏。扶苏屡次谏劝始皇帝,触怒龙颜,被发配边疆带兵打仗。有人说二世皇帝枉杀扶苏。百姓们都知道扶苏贤德,却不知他已经被枉杀。还有原楚国将领项燕,有军功,爱士卒,深受楚人尊敬。现在有人说他兵败被杀,有人说他兵败逃亡。当前,我们这九百人假如打起扶苏、项燕的名号,举义旗反秦,天下莫不响应。

吴广听了,认为有道理,准备放手去干。陈胜提议先去附近集市上占卜吉凶。

陈胜吴广见过日者(算卦先生),一位须发皆白的老汉,仙风道骨。占卜分两类,一类以牛骨龟甲钻孔烧灼,观察裂纹,以了解鬼神的警示。一类计算蓍草数量预测吉凶。古人以为蓍草是草中老者,见多识广,能预知未事。

日者问道:“二位屯长所问何事?”

陈胜道:“我们欲举大计……”

陈胜从起义到遇害,为何仅仅6个月就众叛亲离?早已埋下伏笔!

日者听了,心中已经惊恐。他颤抖着取出一块龟甲,钻孔,烧灼……卜的一声,孔口已现出小小的裂纹。

日者端详许久,道:“足下举大事,皆有功成。不过,还须拜问鬼神!”

陈胜吴广二人相视片刻,匆匆离开。日者见二人远去,也收拾了摊位惊慌而去。

陈胜吴广回到营帐,回味日者的话,心中暗喜不已。吴广道:“何以拜问鬼神?”陈胜答道:“什么鬼神!日者不过暗示我等要以鬼神威服众人。就是……装神弄鬼!”

他二人迅速行动,找到一些丝帛,用朱砂在上面手书“陈胜王”三字,又买通集市上卖鱼的小贩,把丝帛装入鱼腹中,专等着壮丁们来买。壮丁有买回吃的,掏出这丝帛,都吓得目瞪口呆,悄悄地传遍了所有营帐。

一天夜里,营帐附近林子里的神庙旁,突然燃起数堆篝火,放哨的壮丁正瞧着,那边已传来“噢噢噢”的声音,鬼哭狼嚎一般,仔细听,又似是狐鸣。间杂有人声,叫喊着“大楚兴,陈胜王”。押送壮丁的军尉喝令几个壮丁察看。几个人壮着胆子看时,只剩下几堆残火。大家惊恐万分,不知何故,冥冥之中觉得和屯长陈胜有关。人心开始不稳,预感着天下要大乱了。

陈胜从起义到遇害,为何仅仅6个月就众叛亲离?早已埋下伏笔!

第二天一早,壮丁们偷偷议论着昨晚的异常,冲着陈胜指指点点,心里渐渐升起一股兴奋的情绪。陈胜心里暗喜,表面却平静异常。

吴广做屯长,平时善待壮丁,很有威望。这天押送壮丁的两个军尉喝醉了,吴广凑到身旁,冲着军尉大声说:“大人,咱们散伙吧?这大雨下个不停,道路不通,到了渔阳也是一死,不如一块儿逃了吧!”

军尉一听,瞪着血红的大眼,喝道:“吴广你想造反不成?”

吴广还说:“难道千里送死不成!”

其中一个军尉站起来,踉踉跄跄走到吴广跟前,拾起一根木棍,劈头盖脸就打。吴广手下的壮丁纷纷围了上来。另一个军尉过来,喝令他们回帐。但是谁也没动。

军尉打了几棍,腰中佩剑坠落。吴广眼见得真切,翻身站起,拾起佩剑抽剑刺死军尉。人群中的陈胜一个箭步冲到另一军尉前,手中石块已砸着那军尉的后脑。

须臾之间,两个军尉双双毙命。壮丁们惊得大气不敢出一口。

陈胜登上一处土堆,挥舞着双手,大声说道:“壮士们,兄弟们!我们遇到大雨,道路冲毁,已经无法按时到达渔阳。依律,我们都要被处死!即使朝廷宽恕我们,我们还要戍守长城,冲锋陷阵,战死者十有六七。壮士不死则已,死即举大事!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陈胜从起义到遇害,为何仅仅6个月就众叛亲离?早已埋下伏笔!

陈胜讲完,下面一片静默。壮丁们会有什么反应?多年秦廷的暴政,严苛的刑罚,灭族,连坐,无数的百姓被砍头、截肢、割鼻……他们怕吗?他们麻木了吗?他们习惯了跪着生的状态了吗?

突然,有单薄的声音从人群中传出,“反了吧!”

接着,又有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对,反了吧!”

就如暴雨的前奏,先是稀稀拉拉降下几粒豆大的雨点,之后便是倾盆大雨,电闪雷鸣。

九百壮丁群情激奋,发出呼喊,异口同声:“愿听从陈屯长将令!”

壮丁们揭竿为旗,斩木为兵,武装自己。他们诈称是扶苏、项燕的队伍,号召百姓响应,袒露右臂,建设简陋的祭坛,以两军尉的头颅祭祀天地神灵。陈胜自称将军,吴广为都尉。一群衣衫褴褛的壮丁,呼喊着冲向大泽乡。

一切进展顺利,义军未遇多少抵抗,已攻占大泽乡、蕲县。

下蕲县,陈胜令葛婴向蕲县以东攻城略地。陈胜亲自带兵一路西进,连接下五城,兵锋直指陈县(今河南淮阳县)。

兵临城下,此时义军已有战车六七百乘,骑士千余,步卒数万。

陈县地方守军只有数百,县令不在,只有县丞带兵固守。义军猛攻陈县县城谯门,县丞战死,陈县攻陷。

陈胜占领陈县,麾下士卒数万,粮草成了问题。陈胜召来陈县的基层官吏、地方大户,说是商议事务,实际是摊派粮草。大户拜见陈将军,不知今日能否活着回家,对陈胜的要求,有求必应。大户们一致说:“将军身披坚执锐,伐无道,诛暴秦,复立楚国之社稷,功宜为王。”他们要拥立陈胜为王,以此巴结示好义军,保全身家性命。

陈胜便自立为王,建国号张楚,以陈县为都城。

二、四面出击

通信并不发达的秦代,大泽乡首义的信息,却迅速传播。秦代刑法严酷,郡县长官同时又是司法官,平日杀人无数。大多数听到陈胜首义消息的县,人民都发动了暴动,纷纷杀掉郡守县令,据城而守,响应张楚陈王。

陈胜据陈县,号令四方,令吴广代行张楚大王职权,率军西征荥阳。以陈县人武臣、大梁人张耳、陈馀,北略赵地。以汝阴人邓徇东击九江郡。当此时,楚地千百成军的队伍,不可胜数。

陈胜从起义到遇害,为何仅仅6个月就众叛亲离?早已埋下伏笔!

陈胜部将葛婴,是首义元勋之一,也是陈胜派出的第一支单独攻城略地任务的将领。葛婴东击大泽乡以东地区,打到东城(今安徽定远县附近),擅立襄强为楚王。及至葛婴得到陈胜自立为王的消息后,赶紧杀掉襄强,回去向陈胜请罪求饶。陈胜毫不留情地杀掉了葛婴。葛婴有军功,从他的作为来看,他是忠于陈胜的。即使如此,陈胜也不容忍他。此时,陈胜已暴露出自己的缺点,心胸狭隘,滥杀部属,不能团结人。

陈胜又令魏地人周市北进,开始在大梁(今河南开封市)周边开疆拓土。

吴广打到荥阳,止步不前。荥阳守将是三川郡守、丞相李斯之子李由。李由凭借荥阳城坚固的城防工事,拼死顽抗。

此时,陈胜开始建立自己的参谋班子,征召豪杰人士为官,以上蔡人、旧贵族房君蔡赐为上柱国,参决军务。

陈县人周文,曾经做过楚将项燕军中的占卜师,还做过春申君的门客,毛遂自荐,对陈胜说自己懂兵法,愿领军出征。陈胜授给将印和部分军队,让他西征直捣秦廷咸阳。

周文边打边发展军力,打到函谷关时,已有战车千乘,步卒数十万,军容庞大,但战斗力不强。周文入关,驻止不前。

陈胜从起义到遇害,为何仅仅6个月就众叛亲离?早已埋下伏笔!

秦廷开始着慌,二世采纳少府章邯建议,赦免郦山徒役,征召关内奴隶子弟入伍,组成中央军,反击周文军队。

周文遇见了真正的硬骨头。章邯的军队,既有赦免的徒役,更有原秦国的百姓,这部分人,流淌着战斗的血液。双方交战,周文军队迅速败退,一直退出函谷关,又与章邯相持两三个月。

章邯再次出击,周文再次败退,退到河南渑池县,喘息了十余日。章邯发动第三次攻击,丈败周文,周文自刭,这支数十万人的张楚主力部队就此灰飞烟灭。

周文西进战略的失败,也敲响张楚覆灭的丧钟。

三、分崩离析

北略赵地的武臣、张耳、陈馀等,知道周文兵败的消息,决定另立山头。武臣自称赵王,陈馀为大将军,张耳、劭骚为左右丞相,欲割据一方,与陈胜平起平坐。

陈胜愤恨不已,逮捕了武臣等人的家属,准备尽行诛杀。上柱国蔡赐劝道:“秦未灭而诛武臣等人家属,将要又生出一秦。不如索性承认武臣为王。”

陈胜倒也听得进规劝,他立刻派出使者,庆贺武臣称王;同时把武臣等人的家属迁入自己宫中作为人质,封张耳之子张敖为成都君;令武臣迅速带兵西进抵御章邯。

陈胜从起义到遇害,为何仅仅6个月就众叛亲离?早已埋下伏笔!

赵王武臣手下的谋士张耳、陈馀把形势看得相当透彻,他们建言道:“大王做赵王,非陈胜本意。一旦陈胜消灭秦军,必加兵于我赵国。当前对策,莫不如不西进攻秦,而是派出将领向北开拓燕地、代地,扩大赵国的地盘。如此,我赵国南据黄河,北有燕代广阔的后方纵深,陈胜即使消灭秦军,也终不敢北制赵国。若陈胜无力消灭秦军,必定倚重我赵国,我赵国乘秦廷疲惫,可趁机消灭秦军,倾覆秦廷,得志天下。”

赵王武臣深以为然,也不顾家人死活,按兵不动,而派遣秦廷降吏韩广带兵北上燕地开疆拓土。

张楚政权由此分裂。各路义军逐渐开始不听招呼,各自为战,甚至彼此攻伐。

韩广到了燕地,没有遇到多少抵抗,燕国旧贵族、当地土豪纷纷建议韩广据燕地称王,他们说:“楚地有陈王,赵地有赵王,燕地虽小,亦万乘之国,愿韩将军自立为燕王。”

韩广心有顾虑,他的家人还在赵王武臣手中。旧贵族土豪们说:“赵王正在西忧秦,南忧楚,实力也不能控制我燕地。张楚陈王势力够强,尚不敢加害赵王家人,赵王岂敢加害将军家人!”

韩广将信将疑,野心战胜了顾虑,遂自称为燕王。赵王倒开明,数月后恭恭敬敬地把燕王韩广的母亲及家人送往燕国。

赵燕各自称王,陈胜派出的那些将领纷纷效仿,他们占据一块地方,便据为己有,割据自立,邻近的便不顾兄弟情面大打出手。陈胜毫无办法。义军变为军阀,农民起义变为军阀混战。

陈胜从起义到遇害,为何仅仅6个月就众叛亲离?早已埋下伏笔!

陈胜派出的周市攻城略地至狄县(今河南长垣县),狄县人、齐国旧贵族田儋已经杀了狄县县令自立为齐王,见到田市来抢占地盘,又给打了回去。齐王田儋是非张楚系的军阀,与陈胜没有上下级关系,自成一派。

周市回到自己的根据地,看到这么多人都称王了,自己不打算称王,要扶持一个魏国的旧贵族魏咎为魏王。当时魏咎正被陈胜软禁在陈县,周市要人,陈胜不给。陈胜要封周市做魏王。周市说,乱世乃现忠臣,越是战乱国亡的时候,越要尽忠。身为魏国遗民,周市要复辟魏国旧贵族的社稷,先后五次找陈胜要人。不得已,陈胜放回魏咎,让他做了魏王。

吴广围困荥阳,一直没有进展,竟然就在荥阳城下不动了。又听不进别人的建议,骄横跋扈。部将田臧等人暗自商量,认为:周文主力部队已经破败,章邯大军不日即将赶来荥阳。一旦赶来,我军顿兵坚城之下,士气低落,受到城内外夹攻,必然大败。不如留守部分军队以监视荥阳,而分兵迎击章邯大军。吴广又刚愎自用,谁的话也不听,又不会指挥打仗,只有杀了他,才能实施新计划。

于是田臧等人假传陈胜命令找个由头杀了吴广,把头颅献给陈胜。陈胜见了大惊,部属这样胆大,随意杀害前军主帅,都不听招呼了。可是陈胜手中并无军队,根本无力执行战时纪律,只得将势刻了一方张楚令尹之印,派人授予由臧,让他继任吴广军队的统帅。

陈胜在陈县为王,再没有指挥过军事,更没有培养一支效忠自己的直属军队,这是陈胜无力控制部将,以致手下各自为政,相互残害,张楚迅速灭亡的原因之一。

陈胜从起义到遇害,为何仅仅6个月就众叛亲离?早已埋下伏笔!

再说田臧,确有进军的意志。他掌握围城军队指挥权后,立即命令部将李归等人监守荥阳城,自己亲率精兵迎击章邯。在敖仓与章邯军遭遇,双方激战,田臧大败,死于阵中。

章邯军继续前进,至荥阳,把荥阳城下的义军消灭殆尽,李归等死于阵中。

至此,陈胜的击秦主力两支军队全部覆灭。剩下的,有的忙着争地盘,有的根本不是陈胜张楚系的军队。

陈胜的老乡,阳城人邓说,受命驻河南郏县,被章邯部将打败,部队溃散。另有一支陈胜部将伍徐的部队,也被章邯击溃。邓说、伍徐逃回陈县,陈胜诛杀邓说。

情况不是太好,陈胜的大小部队逐次被秦军歼灭。

另外,在安徽、山东,还有秦嘉等人率领的独立于陈胜的军队,正围攻东海郡。陈胜听说后,想收编他们,派出武平君畔为将军,前去监管诸军。秦嘉不服,自立为大司马,又不便明里不受陈胜约束,便告诉手下:“武平君年少,不懂军事,不能听他的指挥。”之后干脆假传陈胜旨意杀了武平君。

再说秦将章邯,击溃许昌的伍徐部队后,南下陈县攻击陈胜。上柱国蔡赐战死,陈胜的守卫部队只剩下驻守在陈县以西的张贺部队。章邯猛攻张贺,陈胜亲自出城督战,张贺部溃败,张贺死于阵中。

张楚政权的都城陈县不保,陈胜迅速转移,准备后撤到大泽乡附近。途中被自己的车伕庄贾杀害,庄贾投降了秦军。

陈胜从起义到遇害,为何仅仅6个月就众叛亲离?早已埋下伏笔!

前无古人,农民起义第一人的陈胜,英雄含恨九泉。大泽乡首义至陈胜遇害,才刚刚过去了六个月。

四、后记

陈胜牺牲后,他昔日的仆人吕臣又拉起一支队伍,收复陈县,杀死城里的叛徒庄贾,重新打起张楚的大旗。紧接着,秦军又攻陷陈县,吕臣败退,投奔强盗出身的义军黥布。黥布攻陷陈县,此时,项羽的叔父项梁拥立楚怀王之孙为楚王,继续对秦斗争。

另外一支陈胜派遣的部队由宋留率领,攻陷南阳,准备西进武关入咸阳。陈胜牺牲,南阳被秦军攻陷,宋留东退,在新蔡县遭遇秦军,被击溃。宋留投降,被押解咸阳后受车裂。

秦嘉等知道陈胜败退的消息,另立景驹为楚王。之后进军山东定陶,希望齐王田儋相助。结果齐王与秦嘉使者公孙庆因为立王的事情发生了口角,齐王一怒之下杀了公孙庆,双方不欢而散。

反秦义军变成一盘散沙,亟待英雄出世解决团结对敌的问题。历史使命降到了项羽身上,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陈胜是历史英雄,但也有其局限性。一是政治上不成熟,过早称王,暴露了私欲的一面,结果各路义军纷纷效仿称王,谁也不服谁,对秦作战不能形成集中统一的领导。二是军事上,没有一支亲自掌握的嫡系军队。陈胜占据陈县,即深居宫室,没有继续前进领导反秦军事行动,使他远离军事,远离军队,始终没有掌握一支强大的军事力量,以致于对秦军无法有效反制,对内部各派系,无法制约。

陈胜从起义到遇害,为何仅仅6个月就众叛亲离?早已埋下伏笔!

武臣称王,他无法制约;田臧擅杀军前统帅,他也无法给予处罚。这些自由主义,对于反秦阵营的负面影响是巨大的。三是性格上,心胸狭隘。陈胜称王后,他的故人纷纷投奔。有个老友讲了讲陈胜为雇农时的故事,他便认为受到轻慢,杀了老友。其他故人见状又纷纷逃离。陈胜对待部将苛狠。葛婴是较早追随陈胜的将领,擅立襄强为楚王。听说陈胜自立为王后,知道自己犯了错,赶紧杀了襄强找陈胜请罪。葛婴忠于陈胜,但还是被陈胜诛杀。部将邓说,作战失利,本是因为寡不敌众,却也被陈胜诛杀,眼睛不眨一下。许多将领被陈胜猜疑,也招来杀身之祸。由是,部下们不再亲附陈胜。教训极深刻。

陈胜虽然有这样那样的弱点,但他作为农民起义第一人,他的历史功绩不容泯灭,历史地位不容动摇。

陈胜死后,被葬在砀山县,汉高帝刘邦专门设置守冢户三十家,世代为陈胜看守坟墓,至今接受百姓的祭祀、尊敬。

作者:秦磊,鱼羊秘史签约作者。鱼羊秘史经授权发布。

版权声明:本文由「鱼羊秘史」原创制作,并享有版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欢迎转发朋友圈。

发布评论

广告位

延伸阅读

频道热点

随机推荐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易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

易读网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投稿、友情链接等。联系邮箱:912856457@qq.com 联系时请备注 “来源:易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