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20年,他从华尔街到艾滋村,从银行家到20000个孩子的“爸爸”

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这是多数男人梦寐以求的成就。但是假如明明眼前摆着一份体面的工作、优厚的薪资、前途宽广的人生,却要你为了一群和你毫无血缘关系的陌生人,放弃这一切,你会愿意吗?

理所当然的绝大部分答案应该是“NO”。但是,杜聪确实这样做了。

杜聪是谁?大概是全国最多孩子的“爸爸”吧。

他的前半生

20年,他从华尔街到艾滋村,从银行家到20000个孩子的“爸爸”

杜聪出生于香港,小学至初中就读于香港圣方济教会学校,初中毕业后移民去了美国,18岁那年,他在圣佛朗西斯科以年级第二的成绩从高中毕业。那年暑假,他瞒着家人,一个人跑到新疆流浪一个多月……

本科读的是美国常春藤哥伦比亚大学,硕士读的是哈佛大学

20年,他从华尔街到艾滋村,从银行家到20000个孩子的“爸爸”

▲杜聪在哥伦比亚大学

哈佛毕业后在华尔街一家投资银行工作,27岁,就任瑞士银行驻香港联席董事,29岁,荣膺法国一家投资银行副总裁。在华尔街工作的10年,他的理想是“成为华尔街出色的银行家”。这既是杜聪亦是他妈妈的梦想。

在九十年代,他已经享受着百万美金年薪的待遇,他的交际圈里是世界级的名流富商甚至是美国总统,富裕安逸国际化的人生前景已经可以清楚地被预见。

20年,他从华尔街到艾滋村,从银行家到20000个孩子的“爸爸”

▲左:杜聪,右: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中间:李连杰

说他是天才、学霸、甚至是天之骄子都并不为过,他的人生是无数人为之艳羡的精致体面高雅的人生。

在华尔街的10年,他的工作就是帮有钱的人变得更加有钱。“周围的同事都穿着得很漂亮,很健康,然后又很高薪水,过了太久这样的生活,可能以为这个世界的人就是这样活的”杜聪如此描述他的生活。

这一切,从1996年,开始发生改变。

初入艾滋村

20年,他从华尔街到艾滋村,从银行家到20000个孩子的“爸爸”

▲相关图片

大家或多或少应该都有听说过河南“艾滋病村”,河南省上蔡县文楼村是全省艾滋病防治帮扶工作重点村;不仅仅是文楼村,还有上蔡县的多个村庄都存在同样的情况。在九十年代,卖血换钱因为利润丰厚,许多村民一家大小跑去卖血;在血液频繁传播的情况下,大多数的“血头”为了降低成本,并不会良心地使用一次性的针管,因此,很快艾滋病这种“恐怖的”疾病就像瘟疫一般,在上蔡县一带传播开来。

文楼村也因此成为了“艾滋病村”。外面的人不敢进村里来,怕被传染,村里的人恐惧外面的人,因为官员怕被曝光。村里几乎每家每户都有艾滋感染者……

20年,他从华尔街到艾滋村,从银行家到20000个孩子的“爸爸”

▲杜聪在探访艾滋村

杜聪,这个在华尔街身居高位的金融界精英,却千里迢迢地跑到了这个河南的穷乡僻壤去探访,而这一访,将他安逸自在的精致人生彻底扭转了。

1996年,因为工作上的关系,他经常被派到中国做调研,在和内地的不断接触中,他第一次发现了中国这样一个庞大的艾滋病群体;那一年,杜聪跟着高耀洁第一次到了文楼村。

高耀洁被媒体誉为“中国民间防艾第一人” 。多年来共花费近百万元自费印刷防艾宣传资料、救助艾滋病患者和艾滋孤儿。

同时,二人亦是相交至深的忘年之交,一个出生于1927年,一个出生于1967年。

20年,他从华尔街到艾滋村,从银行家到20000个孩子的“爸爸”

▲杜聪与高耀洁

这一次探访,将这个华尔街的金融精英和两万多公里外的河南穷困艾滋村民,紧紧联系在了一起。

那一次,他看到母女二人看着罹患艾滋病的弟弟消瘦痛苦,渐渐死去;

20年,他从华尔街到艾滋村,从银行家到20000个孩子的“爸爸”

他看见因为父亲艾滋病死,母亲改嫁而相依为命的婆孙二人。

20年,他从华尔街到艾滋村,从银行家到20000个孩子的“爸爸”

在那个村子里,他看到了华尔街高楼大厦间从未想象过悲惨与可怜,那里到处都弥漫着绝望与死亡的气息。第一次探访后的那个晚上,是可以想象的彻夜难眠,那些在这个村子里人间炼狱般的画面,不断在他的脑海闪过。

他在不断地辗转反侧,最终的结果是,他做出了一个彻底改变他下半生的决定:他要成立他的基金会,他要为眼前所见的这些处于苦难中的人做点什么。

因此,他在1998年成立了智行基金会。

世界不缺银行家,缺一个我

虽然对于那些并入膏肓的艾滋病患者,至今的医疗技术仍是无能为力,但是我们起码可以帮助去改变那些艾滋病患下一代的命运。智行基金会致力于通过教育,全方位照顾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简称艾滋遗孤)并为他们创造就业的机会,以及对弱势群体进行艾滋病的预防教育。

20年,他从华尔街到艾滋村,从银行家到20000个孩子的“爸爸”

但是仁心仁义在那个被病魔侵蚀的穷乡僻壤里,刚开始其实并不被接受,当地的官员并不欢迎他们,对他们的探访行动进行跟踪甚至是言语警告,怕的是他们是来挖掘当地血祸的丑闻。

为此他与当地的官员据理力争:“艾滋病这把火还在烧,我是来救火,救人的,不是来调查原因追究责任的。”从那之后,杜聪团队的探访行动才渐渐为当地人所接受。

他们的工作也渐渐有了起色,第一年,127人得到救助,第二年400人得到了救助。

2002年,他索性辞去了华尔街的高薪工作,全身心投入到基金会的救助工作当中。这个决定,显而易见地遭到了家人的强烈反对,母亲说:“含辛茹苦把你养这么大,送你去哈佛,不是让你做义工的。你要做慈善,可以业余兼职去做。你现在年轻,积蓄可以供你不工作地生活几年,等你老了怎么办?”一众亲友也以为他是撞了邪。但是杜聪觉得,如果他半职去做,会帮助一百个孩子。但如果全职去做,就能帮助两百个孩子。

年复一年,智行总计资助资金已经超过2亿元,救助了2万多名的中国农村艾滋遗孤。一批批孩子在智行与杜聪的支持之下,获得了教育的机会,考上了理想的大学,脱离了那个充满绝望的村子。

20年,他从华尔街到艾滋村,从银行家到20000个孩子的“爸爸”

20年,他从华尔街到艾滋村,从银行家到20000个孩子的“爸爸”

▲数据来自智行基金会官网

除此之外,因为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长处,人生并非只有读书一条出路,所以他还会资助那些学生去读技校学习一门手艺;而且还建立了一家海上青焙坊去培育一些孩子成为面包师。

20年,他从华尔街到艾滋村,从银行家到20000个孩子的“爸爸”

▲2016年世界杯面包大赛中国队获第四名,

其中一位团队成员为海上青焙坊毕业生

智行基金会还在上海南京西路开了一家名为VILLAGE127的咖啡&面包厅,名字的意义其实指的就是第一年资助的村子里的127个孩子。店里的面包师也都是毕业于海上青焙坊的学生。

20年,他从华尔街到艾滋村,从银行家到20000个孩子的“爸爸”

▲杜聪与面包师在店里

艾滋病不是洪水猛兽

但是,帮助艾滋遗孤,其实远不仅仅在于帮助那些孩子本身,更加重要的是要改变这个社会,对这些人群的看法。

杜聪曾在微博上发过这样一条“访问教育部,分管基础教育的副部长,亲口对我说,艾滋病学生,不需要也不应该被隔离,可以在社区就读。但实际情况……”

20年,他从华尔街到艾滋村,从银行家到20000个孩子的“爸爸”

携带艾滋病毒的孩子,即使本身没有发病,但是一旦被告知是携带者,始终免不了会引来一些异样的目光。

在VILLAGE127的大众点评当中,也曾有过一些刺眼的责难与抗拒:“我不歧视艾滋病患者,但是最起码客户也有知情的权利,你们用的员工都是和艾滋病病人有接触的,对于我来说我是很忌讳的,这家店不会再去。”

20年,他从华尔街到艾滋村,从银行家到20000个孩子的“爸爸”

至今,人们对艾滋病的看法始终无法撇开非理性的恐惧,依旧有很大一部分人无法用正常人的眼光去看到那些艾滋病的携带者。这其实才是他们面临最大的困境,也是杜聪需要持续努力的方向。

20年,20000人

从1998到2018,杜聪从一个银行家,变成20000人孩子的“爸爸”。

许多最早期受到杜聪资助的孩子,如今有的已经结了婚或者是为人父母。杜聪至今没有子女,也没有结婚,但是他曾很多次以证婚人或者是父母的角色去出席那些孩子们的婚礼。

20年,他从华尔街到艾滋村,从银行家到20000个孩子的“爸爸”

那些孩子的孩子满月时,也总会邀请这个无数人的“爷爷”到场。

20年,他从华尔街到艾滋村,从银行家到20000个孩子的“爸爸”

20年,他从华尔街到艾滋村,从银行家到20000个孩子的“爸爸”

20年,他从华尔街到艾滋村,从银行家到20000个孩子的“爸爸”

20年,他从华尔街到艾滋村,从银行家到20000个孩子的“爸爸”

20年,杜聪没有了百万美金的年薪,也脱离了那个优渥高贵的上层人士的圈子,成天混迹在艾滋病人以及携带者当中。他看似一无所有,但其实他什么都有。

每年,基金会都会组织那些从村子里走出来的孩子,重新回到村子里,去给那些有着同样遭遇的孩子最真实的鼓励。杜聪的精神将如此永久地在这些曾经令人恐惧的村子当中,一直传承下去。

至今他资助的20000多个孩子,其中2510名孩子考上了大学,有的考上了清华、北大,甚至是前往欧美留学的。有人成了面包师,也有人成了中医师,有的孩子还会亲自为他送来中药,嘱咐这个“杜爸爸”要注意控制血糖保重身体,照顾好自己。

他为这命运感到奇妙:谁能料到以前“我医他”,现在“他医我”!

现在的他,或许比不上从前的富裕体面,但是,他却拥有比那时更加无价的财富,那就是他用无价的爱换来的无数艾滋遗孤的新生。

发布评论

广告位

延伸阅读

频道热点

随机推荐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易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

易读网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投稿、友情链接等。联系邮箱:912856457@qq.com 联系时请备注 “来源:易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