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白鹿依在,飞雪依在,金庸侠义天下存

金庸先生离开了,在10月30号,写过无数生死的他,也安静的走了,留给一代人一个大侠梦。

白鹿依在,飞雪依在,金庸侠义天下存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一本本书都曾在书桌下隐秘传阅过。

那时候我们认为,接过来的不是书,是一个“义”字,这叫有福同享

哪怕不小心被老师抓到,那又如何,你看,读金庸的人是不会出卖兄弟的。

“再不说书是谁的,明天就把你家长找来”

“您不必多言——小的这就招了”

......

仔细想想这也很正常,祸不及父母嘛,有福同享有难也要同当!这才符合金老爷子传递的义气嘛!

白鹿依在,飞雪依在,金庸侠义天下存


小的时候,

拾起树枝对庭院里的石榴树使出“疯魔剑法”;披上床单模仿杨过的孤寂忧郁;模仿江湖人豪爽粗野的大笑;用口红在嘴角画出“血迹”跪倒,假装自己深受重伤。

为此不知道挨了妈妈多少打,可还是乐此不疲。

金老爷子给我们的童年带来了无穷的精神快乐,使童年的我们过得意气风发,让我们退去稚嫩学会担当,又保护了内心的纯真。



我与金老爷子中间隔着将近70年的历史,我却能从金庸身上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亲切感。

在那个妈妈动不动说自己玩去的年代,金庸就像一个有耐心的老爷爷,衣服洗得发白,头梳得整整齐齐,精神抖擞地坐在柳树下给你讲一个个有趣生动的故事。

一有小朋友找你玩,就撂下书跑了,把金爷爷抛到脑后;可每当你遇到烦心事儿了,心里头难过,打开书,老人高兴地朝你招手说:“来啦,我想想上回讲到哪了啊”

书不会背叛你,一摊开,就成为一个拥抱的姿势。一口气看个几十页,烦心事儿就像被绝世高手一拳打飞了,又有精神惹妈妈生气了。

……

我不是一个喜欢煽情的人。

已经极力避免煽情,不料金庸在我生活中的影响比想象中还要深得多。

听到金老爷子离世的时候,我虽然没哭,但那种内心空落落的感觉,就像青春里一件重要的东西再也找不到了,这种落差感让我一阵鼻酸。

我很庆幸,金老爷子没像他小说里的大侠一样敢想敢做,费大功夫也要当外交官,而是阴差阳错写起了小说。

如果没有金庸,当然会有另外的事物陪伴我们的青春;也许是篮球,也许是香港明星,也可能是摇滚歌手,或者另一位作家。

但少了整天做大侠梦的一群少年,这个世界也就不太吵闹了。

白鹿依在,飞雪依在,金庸侠义天下存


我决定最后一次模仿杨过,午休过后我一只手扯住袖子,一只手往里缩,露出一条空荡荡的袖管,眼眶微红的望着窗户外,仿佛那里有一老者负手而立,我与他一问一答。

白鹿依在,飞雪依在,金庸侠义天下存


“金老爷子此去何处?”

“江湖。”

“与何人为伴?”

“唯我一人”

“何时愿归?”

“此去不归。”

“此后若能相逢,可否痛饮一杯?”

“当真相逢,大醉三天又何妨?”

“一路珍重。”

“就此别过。”

在我最好的年纪里,幸而遇见了大侠金庸,又有幸送了他一程。


白鹿依在,飞雪依在,金庸侠义天下存

发布评论

广告位

延伸阅读

频道热点

随机推荐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易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

易读网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投稿、友情链接等。联系邮箱:912856457@qq.com 联系时请备注 “来源:易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