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80后执掌千亿国企燃爆西安 国企围城下民企如何提速

西安人的城墙下是西安人的火车,西安人到哪儿都不能不吃泡馍……

如果非要挑出一个今年最火的城市出来,《财经早餐》(ID:ft-news)小编首推十三朝古都西安。

自去年开始,西安先后出台了一系列敞开怀抱吸引人才的强劲措施,成功吸引21万人落户西安,这也让西安成为去年全国新增人口最多的10个省会城市中的第一名。而2018年不到120天,西安落户30万人,率先在全国省会城市中拔得头筹。


80后执掌千亿国企燃爆西安 国企围城下民企如何提速


宽松的落户政策,悠久的文化历史,丰富的高校医疗资源,深厚的科研技术实力……这些说不完的优势,西安走红纯粹靠的是是实力派路线。

省会城市GDP位次表中,西安上升最快,2017年实现GDP 7469.9亿元,位居26个省会城市第8位,超过了合肥、济南、沈阳。在上一年,西安在省会城市中的排名是第11位。

可见,西安现在无论是从经济实力增长原因,还是从主观意愿来看,对人才的吸引力都在大大加强。

然鹅,火热之后,西安吸引人才的劣势也开始凸显出来。硬的不够硬,软的不够软,西安的人才吸引战略一路狂飙之后,今年两起“TZ内”的爆红事件,或让西安的人才引进战略打个咯噔。

按照上述数字,自2017年至今,西安至少吸引了51万人才落户西安。然而今年多次置身舆论漩涡的西安,能否让人才们安心留下来呢?

TZ魅影

近日最火的事件,莫过于几位80后高管掌管西安千亿国企任事件。

据媒体报道,卷入人事变更风波的西安千亿国企——西安高新控股有限公司,目前任职的董事会和监事会10名高管全部是“80后90后”,最早任职时间为2017年11月5日,最晚任职时间为2018年9月4日的被舆论关注的三名当事人——1984年8月出生的新任董事长李甜、1993年和1995年出生的新任董事赵雪莹和朱玥。


80后执掌千亿国企燃爆西安 国企围城下民企如何提速


11月4日和11月5日凌晨,西安高新官方微信号连续发布两条声明:李甜等三人被停职;高新区财政局违反国企管理人员任用规定,擅自变更企业法人代表及董事,局长王进杰被免职。

不过很快媒体就发现,掌管西安高新控股的80后不止3位,而是达到了10位之多。

据上游新闻记者日前获得的《西安高新控股有限公司2018年度第十一期超短期融资券募集说明书》发布于2018年10月,该期发行金额10亿元。《募集说明书》披露了西安高新控股的董事会、监事会等10名高级管理人员简介,其中年龄最大的是1981年4月出生的董事郭晶,年龄最小的是1995年出生的董事朱玥。


西安高新控股有限公司是一家国企,成立于2003年10月17日,注册资本11.3亿元,股东为持股70%的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持股30%的西安高新区科技投资服务中心。财务报告显示,2018年上半年,西安高新控股有限公司实现营业收入7.08亿元,净利润为7000万元。截止2018年6月30日,西安高新控股公司的总资产为1270.38亿元,总负债为867.64亿元,净资产为402.74亿元。

从净资产收益率的角度上来说,这个收益真的不算高。不过这并不阻止年轻人群体对国企单位的趋之若鹜。曾几何时,一些刚毕业的大学生宁愿在TZ内干环卫工人,也不愿意到民营企业工作,导致这些年国有企事业单位、以及公务员考试的报考和招收比例大的惊人,甚至有的岗位万里挑一也是很常见的新闻。

所以当10位80后轻松执掌千亿西安国企的新闻被曝出来,其影响力不亚于一个90后突然被提拔为一个地级市长这样的新闻。

在我国,无论是央企还是地方国企,高管的任免都有一套明确的程序和规则。除了被任命的高管必须符合一定的任职条件外,从选拔推荐、面试质询到公示试用等,也都是早已有规可循。

比如在西安市颁布的《国有企业领导人员管理暂行办法》中,规定担任国企领导人员应当具备的资格包括:“具有在大中型企业中层及其以上管理岗位任职的经历,或具有在相应层次国家机关、事业单位中层及其以上岗位任职的经历。

很显然,西安高新控股此次新任命的董事长和董事,并不符合这些条件。新董事长的履历显示,她只是“历任西安佰仕达人才服务有限责任公司员工”,其余两位新任董事更是才毕业一两年的职场新手。值得注意的是,该规定并没有任职年龄的要求,但对相关经验和履历则有明确的规定。

还有一种分析认为,此次将三位缺乏经验的年轻人推到西安高新控股的前台,其实是为了契合企事分离的要求,即事业单位员工不得在企业兼职。为此,相关管理部门就想出找人出面挂名的招数,背后则仍由原来的领导掌管企业的运营。也就是说,这几位年轻人其实也只是空有其名而已。但如此一来,这种企事分离的规定也就成了敷衍了事的“虚招”。

官方声明也显示,本次舆论关注的李甜等3人,并无特殊家庭背景,整个任职过程中并没有发现有打招呼等违纪违规现象。李甜目前月工资4351元,朱玥目前月工资3600元,赵雪莹目前月工资4200元,在任职前后薪资无变化。

起初,舆论倾向于认为这10个人背后有强大的权力背景。不过随着官方的辟谣,则是坐实了这10位高管皆为“影子”高管的事实。

不过,想要作为一名“影子”高管,恐怕也得有一定背景吧?这10个80后的履历上添上一笔“有执掌千亿国企资产的工作经验”,恐怕将他们成为史上最牛80后国企高管,恐怕并无争议。有这样的光环可以戴着,哪怕做个十年八年影子,身为80、90后的你,是愿意呢?还是愿意呢?还是愿意呢?

国企围城

当然,西安国企也不都是这么让人羡慕的。正如钱钟书的小说《围城》那般,国企就像一座围城,有人挤破头想进去,也有人费尽周折想出来。


80后执掌千亿国企燃爆西安 国企围城下民企如何提速


今年9月27日,一篇《离职能直接影响中国登月的人才,只配待在国企底层》的文章刷爆朋友圈。起因是西安航天动力研究中心因副主任设计师张小平离职发出的一封公开信,信中痛陈张小平离职的巨大损失:“张小平个人的离职对这四型发动机的方案论证及研制工作均造成了极大的影响”“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会影响到我国载人登月重大战略计划的论证和策划工作”。

一个如此重要的人为何留不住?为何失去了又如此追悔莫及?网友的讨论基点都放在了“正视人才的价值”上。

张小平这颗石子投入职场中,激起的共鸣是普遍性,这说明类似的职场“被忽视感”并非个案:明明对单位重要,但无法在绩效、荣誉上体现。正向激励缺失,劣币驱逐良币就会产生。

张小平的离职以及引发的讨论,无非是再次给“人才观”敲响警钟:只有完善人才管理、使用、激励机制,真正为每一个人才提供干事创业的舞台,才能留得住人。这不仅要从根本上扭转“你不干有的是人干”的土围子思想,还要进一步推动企业管理思想的更新。不仅要推崇绩效管理,也要学会情感管理,让每一个人才都有被需要的职业尊荣感。

原本这个新闻牵涉的是技术研发型国企与员工之间的职场矛盾,然而这个事件的漩涡偏偏又是发生在西安。而且西安又是全国最重要的军工大省,其对人才的重视程度,将会影响着一批批技术型人才是否愿意留在西安。

陕西跃居全国第一军工大省,陕西省是航空产业大省,占有全国四分之一的航空专业人才和高精尖设备,也是我国大中型飞机设计、研发、试飞、生产的重要基地,具有一批独占性的航空产业资源。陕西国防军工系统科技综合实力强,包括核工业、航空、航天、兵器、船舶和地方军(不含电子、部队在陕企业)共有近二百家企事业单位,其中生产企业61家、研究院所27家;职工28万人,其中各类科技人员9.7万人;拥有各种电子试验设备10万多台(套),基本形成了我国重要的国防工业科研、设计、试验、生产基地。 可以说的是陕西一省的军工实力放眼全球也能排的上名次的。

所以陕西的军工产业必定会是吸引全国乃至全球军工科技人才的基地,然而张小平事件是否也会给大量技术人才启示:原来离开TZ后,自己是那么值钱?而对于后来加入者来说,如果职场环境真如张小平事件所显现的那样,那么又有多少人才会真的愿意一辈子留在国企TZ当中呢?

民企提速

国企时而“影子”高管,时而职场“围城”,西安的国企是否会给打算留在西安的人才这样一种印象:冲着千亿国企“影子”高管而来,最后却变成了“爹不疼、娘不爱”,直到离开时才会被追讨的“张小平”?

当然,影响西安发展的,不仅仅只有国企TZ因素。陕西省的人口因素也制约着西安的发展。

整个陕西3800万人口,临近的四川有8200万人口,河南有9500万人口,湖北有5800万人口。一个省会经济发展的天花板,取决于该省的人口总规模,从这个角度上来讲,西安相比于成都、郑州、武汉自然要落了下风。所以,西安采取人才引进战略,就是要打破这个本省覆盖总人口的劣势,要把四川、甘肃、河南、湖北的人才抢过来,有了人口规模效应,经济发展才有更大的增长空间。

西安和它的竞争城市一样,都在向年轻一代大力宣传他们舒适的生活环境和低生活成本。根据住建部下属的中访网创新发展研究院的数据显示,去年深圳的平均房价是人均可支配收入的40倍,上海则是28倍,北京是26倍。然而西安,则是不到10倍。

根据西安市政府文件和有关报道,从2017年开始,约44万名大学毕业生搬到了西安,几乎完成了西安五年人才引进目标的一半。

这么多人才引进过来,西安的企业投资数量也在不断增加。

不过短短一年,西安的现状正在改变。现如今,频繁招商引资的大动作让这座历史文化名城产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这一切的变化,离不开一个人的到来,他便是被西安人民亲切称为“永康书记”的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这位曾在浙江政界长期负责招商引资和统战工作的常委,来到西安市主政不可避免地将会带来他的浙江经验。


80后执掌千亿国企燃爆西安 国企围城下民企如何提速


当然,永康书记也曾发出这样的疑问,同处内陆的成都民营经济也能发展起来,西安的民营经济却发展不起来?原因主要在于创新能力弱,管理水平低。

2017年,西安全年签约项目总数达847个,总投资23455.26亿元,引进了包括比亚迪(新能源汽车、云轨、智能终端)、华为(全球技术支持中心)、海康威视、海航集团(现代物流全球总部)、京东(无人机总部、全球物流总部、云运营中心)、吉利(新能源汽车)、阿里巴巴(丝路总部)在内的一大批总部级项目,西安也成功入围“2017最受国际关注中国投资城市”。

2017年,西安规模以上工业非公企业表现优异。规模以上工业非公占比较2016年同期提高3.0个百分点。是由两个因素影响,一是非公主要拉动企业,如星王锌业、三星电子、中兴通讯等产值增长较快,促使规上工业非公比重提升较快;二是公有制大企业总体发展缓慢,呈现回落态势。总的来说,2017年全市工业非公企业产值增长整体快于公有制企业,拉动非公比重提升。同时,建筑业非公占比提升。

民进国更进

不过,西安在大力引入大型民营企业的同时,国有企业也没有闲着。西安国企正以远高于全国其他副省级城市的的增速来跟民企进行比赛。

据西安新闻网报道,西安市国资系统2017年工作会议上发布称,2016年西安市国有企业资产总额突破9000亿元,同比增长20.3%,高于全国10.6个百分点,高于陕西省9.4个百分点,超额完成年度经营目标任务。市属国有企业实现营业收入853亿元,同比增长8.7%,高于全国国资增幅4.7个百分点;实现利税89亿元。


2018年10月15日,据西安新闻网报道,西安国资委要实现四个翻番:到2020年前,实现全市国有资产总额、净资产、利税总额、低收入基层职工收入4项指标翻番。实现西安市国有企业综合实力在15个副省级城市排名中进入前五。

翻番的意思即止指翻倍,即2020年,西安的国有企业总资产至少得达到1.8万亿,利税总额达到180亿元。

相比之下,西安的民企,虽有发展但仍步履蹒跚。

2017年12月6日,陕西省统计局发布西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与成都对比分析报告,报告指出2016年,西安非公经济增加值仅为成都的45.6% 。

80后执掌千亿国企燃爆西安 国企围城下民企如何提速


80后执掌千亿国企燃爆西安 国企围城下民企如何提速


80后执掌千亿国企燃爆西安 国企围城下民企如何提速


报告指出2016年,西安非公经济增加值仅为成都的45.6%成都工业非公经济增加值为2862.70亿元,是西安的3.8倍;占全部非公经济的份额为38.4%,高于西安15.8个百分点,支撑作用显著。

2017年,西安民营经济实现增加值3302.27亿元,为西安市贡献了46%的税收,解决了50%的就业,创造了52%的GDP。

据陕西省统计局2015年报称,在西安市企业一套表联网直报平台上,非公有制企业数量占75.9%,但资产合计只占全部企业不到20%;从资产总计看,资产超过10亿元的企业中,非公企业数量占42.9%,但资产合计只占12.0%;从营业收入看,年营业收入超10亿元的企业中,非公企业数量占30%,但营业收入合计只占16.5%;同时,西安市5个产值过百亿工业企业中,仅有比亚迪为私人控股,其余均为国有或国有控股企业。

虽然,2017年西安非公经济增长提速明显,但规模以上非公经济占比只比2016年提高了3%,而且主要是依靠中兴通讯和三星电子等巨大的投资规模,以及地产行业的非公产能提升。而2016年,依据陕西省统计局的官方数据,西安市公共经济占比与2015年同期持平。

2018年,中兴通讯受美国制裁影响,是否会拖累西安市的非公经济比重还难以预料。但是自2015年遗留下来的非公经济总资产占比总体偏低的现状,短期内仍难以改变。

而硬币的另一面,西安市国有企业总资产比重要在2020年实现翻番。未来西安恐怕会出现国企与民企争利的局面。这恐怕是多年主政浙江的永康书记所不愿意看到的局面。

如今,面对着“张小平离职事件”、“80后、90后执掌千亿国企”两大新闻爆点的西安,国企继续与民企争利的进程恐怕不合时宜了。

西安人的城墙下是西安人的火车,既然火车都通道城墙下了,为啥不让民企好好地在城墙内留下来呢?

发布评论

广告位

延伸阅读

频道热点

随机推荐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易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

易读网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投稿、友情链接等。联系邮箱:912856457@qq.com 联系时请备注 “来源:易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