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起底昆山龙哥背后团伙“天安社”

文 | 花教授

起底昆山龙哥背后团伙“天安社”

昆山龙哥的故事,想必这几天刷遍各位的屏幕了,前后情节不再多加赘述。如果你还不清楚这事的来龙去脉,可以从网友的这组漫画中了解一二。

起底昆山龙哥背后团伙“天安社”

起底昆山龙哥背后团伙“天安社”

起底昆山龙哥背后团伙“天安社”

起底昆山龙哥背后团伙“天安社”

起底昆山龙哥背后团伙“天安社”

不少文章试图分析事件里的法律定罪问题,但更多的人恐怕看到了其中浓浓的江湖气息。

江湖气息,很多人既熟悉又陌生。你们从武侠小说看到抗日神剧,看惯了刀光剑影恩怨情仇,也难怪好事之徒给现场视频配上了古惑仔的配乐,谁都想起了《水浒》中著名的作死泼皮没毛大虫牛二。

起底昆山龙哥背后团伙“天安社”

你看龙哥甫一亮相就亮出了一身的好花绣,虽说现在文身的人不少,但这一身密不透风的花绣也着实令人胆寒。再加上光头和大金链子,基本上集齐了网络上流传已久的江湖大哥的基本装备。作为江湖大哥,通常人狠话不多,而龙哥却用生命为大众演绎了一场新鲜奇诡的江湖传奇,重新撩动人们的眼球。这事情最违和的地方在于,你要说他是喜剧,他无论如何更像一个悲剧。你要说他是悲剧,但又处处充满了喜剧的色彩。你说他是恐怖片,还是世俗闹剧,甚至说是一个纪录片,似乎都对。和大部分其他社会事件相比,这件事的丰富性和戏剧性显得强大有余,你总能在其中补上自己的脑洞。现在的网民被逐渐训练出了一对堪比调查记者的眼力,一叶知秋,常常能够从这种个别事件里发掘出更加深刻的结构性问题,光一道小菜是满足不了网民胃口的。

起底昆山龙哥背后团伙“天安社”

对此,人们谈论得最多的话题,是关于司法定罪的问题,是否正当防卫或者防卫过当之类。很快,人们就想起了此前同样引发热议的于欢案,熟悉的场景,同样是受害人主动挑衅,同样是黑社会大哥,争议的也是同样的问题。然后,龙哥的个人年谱被编纂出来了,社会关系也逐渐清楚,一切像X光般继续扫描,直到找出了一个名叫“天安社”的团体,大家觉得总算找到组织了。

起底昆山龙哥背后团伙“天安社”

有人说龙哥就是“天安社”的人,甚至是其中骨干。这点存疑,目前还没有铁证来实锤。但龙哥一走红,让人们直接联想起了“天安社”,这是不争的事实。“天安社”是谁呢?他们有一个正式的名称,叫“天安社兄弟商会”,对快手的用户来说,他们是“第一网黑天团”,不过对于其他网民来说,第一印象基本上是光头文身金链大汉的粗暴集合,不太会错。“天安社”成员的主要活动痕迹在快手软件里,一度成为了当时的网红明星。直到后来快手被官方整顿以后,才逐渐销声匿迹。要是你看过“天安社”发布的照片,那你一定可以理解为什么网民会从龙哥身上找到他们的痕迹。

起底昆山龙哥背后团伙“天安社”

你要说“天安社”是黑社会,对方未必买账。好歹公安部门还没有出动,况且“天安社”里的大哥们不断强调自己爱国爱党遵纪守法,传播正能量,真轮不到旁人说三道四。但是要说不是黑社会,这做派多容易让人恍惚啊?谁让你们那么符合人们心中黑社会大哥的标准人设造型呢?

或许这恰是网络上“天安社”所追求的效应,但网民所试图寻找的,是龙哥背后的真实“天安社”的存在。不管在微信里起哄有多么热闹,有几个人愿意在街上碰上龙哥或是他的兄弟们呢?现在谁都知道龙哥一辈子把监狱当逆旅来住,可大家也有疑惑,他开的车可是宝马。别管几系吧,光这个事实,就足以打击到不少老老实实吃苦耐劳的人了。要说龙哥背后没人,那多少难以服众。“天安社”或许是一个传说,龙哥也已经血溅五步,但假如说龙哥背后的力量还生机勃勃的话,那谁都保不定明天是不是会狭路相逢。毕竟谁都看到了,开电动车的白衣男子好端端地飞来横祸,这不是龙哥一个人的力量。即便宝马车不是龙哥所有,起码龙哥暂时取得了宝马车的支配权。而我们通过对“天安社”也可以了解到一些鳞爪,只有在团队内部重大的时刻,成员才会去租借豪车来支撑场面。事件发生后,网络上顿时爆料出不少龙哥的生前好友发表悼念的文字,同时也包括龙哥昔日的聚会照片。无论如何,龙哥没看上去那么重要,他身后的那一切才是人们真正担忧的隐患。

美国的社会学家怀特写过一部经典著作《街角社会》,仔细研究了一个叫做“科纳维尔”的贫民区里意大利青年的黑帮生涯。我们看到,在社会学家的笔下,底层的“街角社会”呈现出和一般的市民社会截然不同的生活形态,但他们同样服从于属于他们自己的游戏规则。龙哥所处的环境,也可以看做是当下中国的“街角社会”,在他身后所支撑的力量,与其说是某一个具体的非法团体,不如说是另一套底层的社会规则系统。这套规则一旦诉诸文学家的笔下,就是精彩纷呈的江湖世界,一旦被网络媒体来演绎,就是“天安社”的光头文身,但一旦落入现实,就是龙哥横尸街头的社会惨案。在“天安社”的视频里,我们看到大汉们威风凛凛歃血为盟,口称“有福同享,有难共度”,在看到豪气干云的同时,我们是否也看到了这种地下力量本身对于一般市民社会的抗衡?《街角社会》里写到,“要想成功,科纳维尔人必须或进入商业和共和党政治的社会,或进入民主党政治和非法活动团伙的世界。他不能脚踩两条船,这两个世界相距甚远。”套用到龙哥身上,我们也可以说,龙哥“或进入到普通的市民世界,或进入到诸如天安社之类的地下帮派世界”,他同样别无选择。要追溯龙哥的命运,理应进一步寻求龙哥背后的游戏规则,这不是简单地去探讨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的法律问题,而是去寻找社会运作的深层秘密。当然,作者怀特也提醒读者说,“这显然是无法通过说教来改变的”。

在今天的信息社会里面,龙哥的故事很快就会被遗忘,或许在将来的某个时刻被再度提及。但中国的街角故事,还会一直存在。

发布评论

广告位

延伸阅读

频道热点

随机推荐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易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

易读网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投稿、友情链接等。联系邮箱:912856457@qq.com 联系时请备注 “来源:易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