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现实版《我不是潘金莲》,北大博士后骗离婚

​​外人眼里,我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丈夫事业有成,孩子活泼可爱,婆媳之间也算和睦。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是岁月静好,平安喜乐。我自己也一直沉浸在这种幻象里,直到梦醒那刻。


方斌正,江西理工大学本科,武汉理工大学博士,北大博士后,北大工学院王习东教授弟子,北京大学包头创新研究院资源环境研究所所长,包头市北大工道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总经理,包头市劳模,第十三届市政协委员。

2014年5月19号,我们在北京海淀民政局领证结婚,寓意“我要久”,现在看来,真是讽刺。

15年,我由包头来到北京工作,两人变成了异地夫妻。他时常往返北京看望我,这期间我怀上了我们的孩子。

怀孕后,16年我到江西省玉山县的公婆家待产,与男方仍然分居两地。值得一提的是,公婆所居住的房子,实际为婚前出资购买,婚后共同还的款。因为公婆家里经济条件比较差,以前没有自有住房,所以男方提出给父母买房时,我表示支持,自己拿出了1万元的积蓄,还向我的父母借了7万元,后来我又拿出2万元还了我父母。房子还有借款,也一直是我们的婚后财产在还的,其中包括找王习东导师借的5万元。当时为了满足他的孝心,房子写的是男方父母的名字,法律上与我没有任何关系,但我从未想过会有婚姻破裂的这一天,心中丝毫没有计较过这些。

2016年9月13号,我们的儿子出生了。他在陪产假期间,对我呵护有加,精心照顾。现在回想起来,仍能记起他流露出的关心是那么的真诚和真实。我以为那是他初为人父时的真情流露,我以为那是他因为我历经千辛万苦为他生下孩子时对我的心疼和感激,我以为我的孩子从此会有爸爸妈妈的疼爱而健康快乐地长大。

可是一切的一切仅仅是我的以为。我没有想到一个弥天大谎,一个我万万没有想到的阴谋正走向我,把我和我的孩子推入了万丈深渊。而这幕后的推手正是我的丈夫,我孩子的父亲。

当时,他虽然在包头工作,但户口仍然是北京市集体户口,落在北大创新研究院;而我的户口在老家。2016年11月10号,他说为了孩子的将来,还是应该给孩子办理北京户口;而由于我的户口在老家,他又是集体户,这种情况下单位不会给孩子落户,会要求孩子户口随母亲。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我们两个办理“假离婚”,孩子归他,这样单位就不得不让孩子的户口随父亲,落在北京。

基于一个女人对自己丈夫基本的信任,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并且当时离婚协议中,写明孩子归男方,女方净身出户,我竟然也没有多心就签署了。事实上,“离婚”后,我一直在婆家继续带孩子,他回包头上班,我们之间也没什么异样。甚至他当时说,为免不必要的麻烦,我们假离婚一事也别告诉外人,尤其是双方父母,我也完全照办了。现在想来,他也许是怕亲人们知道后,会有人点醒我,更早识破这个骗局。

2017年春节假期,他陪我回娘家拜年,表现出来的是依然是恩爱有加,贴心的丈夫,慈爱的父亲。那时傻傻的我,仍然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虽然我们还有一些现实的困难,经济条件不算太好,也不能朝朝暮暮厮守,但我相信我们的感情是真实的,其他的都可以慢慢来,一切会好起来的。

2017年4月,孩子户口事宜已经全部落实,我顺口便提出复婚。然而,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他居然以夫妻感情不和为借口拒绝和我复婚。就那一瞬间,我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我被骗了。

我与他电话沟通,他告诉我,我所想的都是对的,我被离婚了,“假离”变“真离”,而且,是净身出户!而他给我的理由,就是与我没有感情了。这对一个女人来说,是多么大的打击啊!我崩溃了。法律上,我们已经离婚,协议也是我亲笔签署的,现在复婚不能,我竟然哭诉无门!他就这样肆意践踏我的尊严,蹂躏我的善良,而我作为受害者,在公婆家一个人不分昼夜地带着孩子,却不知他早已不再把我当成妻子。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这一切真的太荒唐了!

冷静下来,咨询了几位朋友和律师,都告诉我复婚基本是不可能了,唯有收起伤心,赶紧收集证据,看看能否通过法律手段,在财产上多争取一些。而这时我才发现,自己傻得多么彻底。婚后购买的房子,在公婆名下;因为一直还贷,积蓄所剩无几;他在公司享有一定的股份,办完离婚后,他才增加出资额,成为法人代表、总经理。而这些,都和我毫无关系!我就是真真正正地净身出户了,甚至还失去了孩子的抚养权!

我也一度在自责,是不是自己哪里不够好?是不是有孩子后对他缺乏关心?是不是太不注意收拾打扮?我时而恨他恨之入骨,时而又想不顾一切去挽回他的心。谁能告诉我,到底是为什么啊!他能不顾多年夫妻情分,不顾刚刚出生的孩子,残忍地抛下我们!我们是一个家庭啊,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啊,难道真的只是一句“没感情”了就能轻易击碎吗?

电话沟通不畅,我盼着他2018年的春节能回家,当面沟通。这期间,我仍在婆家带孩子,整天郁郁寡欢,也安慰自己说,也许他只是一时任性,等我们能当面聊聊,事情也许还有回转的余地。春节还未到,2018年1月的一天,我无意看到了婆婆的手机,而他和婆婆的聊天记录,如晴天霹雳,将我击懵在原地,同时也令我幡然醒悟,并再度崩溃——他早已与别人领证结婚,且女方已经怀孕三个月!

男方在微信中请求自己母亲去安抚一下怀孕的小三(暂且这么称呼吧!),而婆婆也听从了,背着我与小三多次联系,关怀小三的身体情况。

而我,在这一切发生之时,什么都不知道,像个傻子一样,在婆家苦苦守候,照顾孩子!

共同出资的房屋、丈夫公司的资产,统统与我无关!

一心一意爱着的人,刚刚还说与我只是假离婚,转身却与别人结婚生子!

付出全部、精心照顾的孩子,我没有抚养权!

就连朝夕相处的公婆,竟然也合谋骗我,协助男方一夫二妻,游刃有余!

如此狗血的剧情,怕是拍成电视剧也没人信!

至于说男方的现任是不是小三,其实我并不能确定。她是男方在包头工作的同事,两个人以前就经常一起吃饭、一起出差,但我出于信任,从来没有过多干涉。从时间线来看,16年9月孩子出生,11月假离婚。17年4月男方拒绝复婚,17年11月左右其女同事怀孕,这之前已经领取结婚证。所以我有理由相信,至少在男方正式提出不复婚时,他们应该已经好上了。

得知我已知晓内情,男方对我避而不见。春节前,男方承诺补偿女方8万元,截止目前已经支付4.5万。2018年春节男方没回家过年,后来因为家里亲戚去世,男方大年初四的晚上回到老家,在我家人的压力下,答应就孩子抚养和财产分割重新拟定离婚协议。但结果却一再回避,本来承诺2月28号前给答复,可回包头之后电话不接,短信不回,儿子不过问,玩消失了。

我真的很无助,我对他从无二心,对孩子悉心照顾,最后他却对我这样冷血。无奈之下,我通过邮件将此事告知了他的导师,但导师说这类事情应该找单位领导。3月12日,我追到包头男方单位,终于见到了男方本人,希望跟男方就孩子抚养权和财产分割协商补充协议,男方沉默应对,并怪罪我将此事告知其导师,说我在导师那里坏了他的名誉,以此拒绝继续支付任何经济补偿;我只能去找男方单位领导,而领导又说这是家事,单位无权过问!看来我真的是走投无路了!

3月13日,我再去他的单位,他已不见踪影。

方斌正,我没有什么过分的要求,只是当初你骗我说“假离婚”,所以协议签署非常草率,如今你要真离,那么我们就重新修正协议,真离就按真离办,不要用这种欺诈的手段,从我这个可怜人身上攫取不多的剩余价值。我本不想扩大影响,奈何你躲避至此。今日将你所作所为公之于众,希望你能敢作敢当,给我一个说法,给我的家人一个说法,给我们的儿子一个说法。否则,法网可逃,天理难容!

视频1:原视频较长,截取了片段,视频中男方承认是假离婚: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zQ2MTI3OTU3Mg==.html?spm=a2h3j.8428770.3416059.1


视频2:婆婆瞒着女方与小三聊天: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zQ2MTMxNDk1Mg==.html?spm=a2h3j.8428770.3416059.1

发布评论

广告位

延伸阅读

频道热点

随机推荐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易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

易读网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投稿、友情链接等。联系邮箱:912856457@qq.com 联系时请备注 “来源:易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