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徐玉玉”案主犯一审获刑无期,徐父:可给女儿一个交代

“我现在就回家,去孩子的坟上看看,把这个判决结果告诉她。”徐玉玉父亲拿到判决后对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探员说。今天(7月19日)上午,“徐玉玉被电信诈骗案”在山东省临沂中院一审宣判,主犯陈文辉一审因诈骗罪、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被判无期徒刑,并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他六名被告人被判15年到3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宣判后,法院也就案件的关键问题通过媒体进行了解读。

全文4261字,阅读约需7分钟。

“徐玉玉”案主犯一审获刑无期,徐父:可给女儿一个交代

▲7月19日,“徐玉玉案”在法院一审宣判,第一被告被判处无期徒刑。 图片来自临沂中院微博

“徐玉玉”案一审宣判 主犯获刑无期

今天上午,“徐玉玉被电信诈骗案”在临沂中院一审宣判,主犯陈文辉一审因诈骗罪、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被判无期徒刑,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他六名被告人被判15年到3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2016年8月19日,刚刚参加完高考的山东临沂高三女生徐玉玉接到一通电话,对方声称要为其发放助学金。在对方的指引下,她将卡内原本准备交学费的9900元打入对方提供的账号。对方得手后,电话再无人应答。当天19点半左右,从当地派出所报警出门后,徐玉玉突然昏厥,抢救两天后不治身亡。事发后,该案7名嫌疑人先后落网。2017年6月27日,徐玉玉案第一次庭审。在法庭上,7名被告人悉数认罪。

“徐玉玉”案主犯一审获刑无期,徐父:可给女儿一个交代

▲法院一审判处主犯无期徒刑。

法院审理查明,2015年11月至2016年8月,被告人陈文辉、郑金锋、黄进春、熊超、陈宝生、郑贤聪、陈福地等人交叉结伙,通过网络购买学生信息和公民购房信息,分别在江西省九江市、新余市、广西壮族自治区钦州市、海南省海口市等地,租赁房屋作为诈骗场所,冒充教育局、财政局、房产局的工作人员,以发放贫困学生助学金、购房补贴为名,以高考学生为主要诈骗对象,拨打诈骗电话,骗取他人钱款。拨打诈骗电话累计2.3万余次,骗取他人钱款共计人民币56万余元,并造成被害人徐玉玉死亡。

其中,被告人陈文辉在九江市、新余市组织实施诈骗犯罪,拨打诈骗电话1.3万余次,骗得钱款共计31万余元。在诈骗被害人徐玉玉的犯罪过程中,系造成徐玉玉死亡的罪责最为严重的主犯。

2016年6月至8月,被告人陈文辉为实施电信诈骗犯罪,通过腾讯QQ、支付宝等工具,从杜天禹(另案处理)处购买非法获取的山东省高考学生信息10万余条。

山东省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陈文辉、郑金锋、黄进春、熊超、陈宝生、郑贤聪、陈福地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结成电信诈骗犯罪团伙,冒充国家机关工作人员,通过拨打电话对不特定多数人实施诈骗,各被告人行为均构成诈骗罪。被告人陈文辉还以非法方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其行为还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陈文辉一人犯数罪,应依法数罪并罚。根据各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徐玉玉”案主犯一审获刑无期,徐父:可给女儿一个交代

▲徐玉玉父亲今天拿到法院判决,他表示要将这个消息告诉女儿。 受访者提供

重案对话

徐父:“回家把判决结果告诉玉玉”

重案组37号:什么时候知道判决结果?

徐连彬:刚刚,大概11点钟左右。今天我九点钟就到临沂中院门口等着了,刚几个听庭的家属出来,跟我说了判决结果。

重案组37号:为什么没有参与庭审?

徐连彬:玉玉死的时候我在场,我是证人,有一部分证词需要提供,所以我没有进庭。

重案组37号:对判决结果作何感想?

徐连彬:结果还行,满意,跟我之前的预期差不多。

重案组37号:现在心情怎么样?

徐连彬:昨天一天,心情都很复杂,有点紧张,现在好多了,什么都好了。这个事情到现在也一年了,终于有结果,对我,对徐玉玉都算有一个交代。

重案组37号:回家打算做什么?

徐连彬:我现在就准备回家,现在就回去,去徐玉玉的坟上看看,把这个判决结果告诉她。

重案组37号:会带什么东西去上坟吗?

徐连彬:带点苹果,玉玉生前最喜欢吃苹果了。

重案组37号:对于几名涉案人员,还能够原谅吗?

徐连彬:这个怎么说呢,不好说,按理说事情到这里算是结束了,但是心里还是有一点难过,不太想原谅他们,毕竟孩子没了。

重案组37号:未来有什么打算?

徐连彬:家里现在条件不太好,未来准备多打点工,把生活条件弄上去,以后的日子还要过。

“徐玉玉”案主犯一审获刑无期,徐父:可给女儿一个交代

▲7月19日,“徐玉玉案”在法院一审宣判,法官宣读判决。 图片来自临沂中院微博

重案解读

徐玉玉的死亡与诈骗行为存在因果关系

根据《人民日报》客户端的报道,在宣判后,临沂中院负责人接受了媒体采访,就此案的相关问题进行了解读。

法院对各被告人的具体量刑主要考虑哪些因素?

临沂中院:本案案情重大复杂,被告人人数较多,各被告人在共同诈骗犯罪中交叉结伙,在参与作案的时间、组织分工、诈骗金额认定、拨打诈骗电话次数、赃款分配等方面差异较大,各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也各不相同。同时,一些被告人既有自首、退赔等从轻或减轻处罚情节,也有冒充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诈骗、诈骗在校学生、造成被害人死亡等从重处罚情节。

我院在审理过程中,综合考虑上述量刑因素,结合各被告人在诈骗犯罪活动中的地位和作用、具体情节以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认定被告人陈文辉、郑金锋、黄进春在共同犯罪中系主犯,被告人熊超、陈宝生、郑贤聪、陈福地系从犯,并据此确定各被告人的刑罚,确保罪责刑相适应。

庭审的一个重点内容是调查被告人的诈骗行为与徐玉玉的死亡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请问法院认定这一情节的依据是什么?

临沂中院:相关证人证言及书证等证据证实,被害人徐玉玉平时身体状况良好,在高考体检中,亦没有发现其他疾病或遗传病史。案发当天下午,徐玉玉被骗后,回到家中一直哭泣,情绪低落。当晚到当地派出所报案后回家途中突然不省人事,失去呼吸和心跳,经抢救无效死亡。

公安机关出具的徐玉玉死亡原因分析意见书及法庭审理中出庭的鉴定人、有专门知识的人均认为,可以排除徐玉玉因机械性损伤、机械性窒息、电击及高低温损伤、中毒、脑源性疾病、正常的心脏疾病所导致的死亡;徐玉玉在被骗后出现忧伤、焦虑、情绪压抑等不良精神和心理因素的情况下,可能会发生心源性休克而直接导致死亡,也可能引起潜在的极为罕见的心脏病发作,进而导致死亡。

无论上述何种情形,都能够证实徐玉玉的死亡结果与被告人的诈骗行为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本院对此依法予以认定。

被告人陈文辉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为什么没有认定陈文辉构成自首?

临沂中院本案中,被告人陈文辉、陈宝生、郑贤聪三人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我院认定陈宝生、郑贤聪构成自首,而没有认定陈文辉具有自首情节。根据刑法及最高人民法院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共同犯罪案件的犯罪嫌疑人,除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外,还应当供述所知的同案犯,主犯则应当供述所知其他同案犯的共同犯罪事实,才能认定为自首。

被告人陈文辉在案发后虽然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但其仅供述了在江西省九江市实施诈骗时的部分同案犯,对在九江市的主要诈骗犯罪事实、在网上大量购买公民个人信息的犯罪事实、在江西省新余市实施的诈骗犯罪事实,均未如实供述。侦查人员通过审讯其他同案犯,在掌握陈文辉的全部犯罪事实后,陈文辉才陆续供述在九江市实施诈骗的同案犯及具体犯罪事实,但对在新余市实施诈骗的其余同案犯和作案地点仍未如实供述,直至陈宝生归案后,陈文辉才如实供述全部犯罪事实。

被告人陈文辉作为本案犯意的提起者和共同犯罪的纠集者,虽能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但未能如实供述所知的同案犯和全部犯罪事实,依法不能认定为自首。

法院对被告人陈文辉判处无期徒刑的依据是什么?

临沂中院:根据刑法规定,诈骗公私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对被告人陈文辉量刑时,我院充分考虑了以下因素:

第一、电信网络诈骗犯罪严重侵害人民群众财产安全和其他合法权益,严重干扰电信网络秩序,严重破坏社会诚信,严重影响人民群众安全感和社会和谐稳定,社会危害性极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去年发布的《关于办理电信网络诈骗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对审理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提出了依法从严惩处的总体要求,这也是我们审理此类案件的一个基本原则。

第二、本案中,被告人陈文辉拨打诈骗电话共计1.3万余次,依法认定为情节特别严重,应当在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幅度内判处刑罚。陈文辉在共同诈骗犯罪活动中起组织、指挥作用,系主犯。陈文辉冒充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实施诈骗,严重损害国家机关形象;其还以家庭经济困难、亟待救助的在校学生等弱势群体为诈骗对象,社会影响恶劣。

第三、在诈骗被害人徐玉玉的犯罪过程中,陈文辉不仅纠集、指挥他人拨打“一线”电话,诱使徐玉玉上当,其本人还作为“二线”人员亲自接听徐玉玉电话,直接骗取徐玉玉钱款,其行为不仅侵犯了徐玉玉的财产权益,更造成徐玉玉死亡的严重后果,情节特别恶劣,系罪责最为严重的主犯,依法应予严惩。

综合考虑上述因素,我院依法对被告人陈文辉以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既贯彻了从严惩处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方针,又体现了罪责刑相适应的刑法原则,有充分的事实和法律依据。

法院对被告人陈文辉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定罪量刑的依据是什么?

临沂中院:为强化公民个人信息的保护,维护人民群众合法权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制定发布了《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于2017年6月1日正式实施,对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的定罪量刑及有关法律适用作出了全面、系统的规定。

根据该司法解释的规定,通过购买、收受、交换等方式获取公民个人信息,达到5千条以上的,即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本案中,被告人陈文辉非法购买高考学生信息10万余条,用于实施电信诈骗犯罪,属于法律规定的“情节特别严重”情形,依法应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根据陈文辉犯罪事实及情节,我院依法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处陈文辉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三万元。

“徐玉玉被电信诈骗案”给我们什么启示?

临沂中院:此案的涉案被告人终于受到正义的审判,但是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的斗争并没有结束。随着科技的发展,电信网络诈骗手段和方式不断翻新,危害突出。今后,对于电信网络诈骗犯罪,人民法院将继续坚持依法从严惩处的方针,充分发挥刑事审判职能作用,积极回应社会关切。

通过公开宣判等方式,以案说法,震慑犯罪,教育群众,努力将法律效果转化为社会效益。同时,提醒社会公众也要加强防范意识,提高自身防范能力,避免徐玉玉的悲剧再次上演。我们也建议有关职能部门要进一步提高监管水平,加强源头治理,不断创新方法,积极预防,切实防范此类恶行蔓延。我们相信,通过全社会共同努力,一定能有效遏制电信网络诈骗犯罪高发势头,切实维护人民群众财产安全和其他合法权益。

新京报记者 王煜

编辑 王巍

校对 陆爱英

发布评论

广告位

延伸阅读

频道热点

随机推荐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易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

易读网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投稿、友情链接等。联系邮箱:912856457@qq.com 联系时请备注 “来源:易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