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  >  正文

男子家中频发灵异事件,直到祖坟被刨后恐怖的一幕发生了

男子家中频发灵异事件,直到祖坟被刨后恐怖的一幕发生了

“文强,我怎么总觉得有东西在跟着我们?”表哥声音有些发颤。

其实我刚才就已经有感觉,但是有时候人吓人,吓死人,我让表哥别回头,赶紧到坟地看看怎么回事要紧。

那种被注视的感觉一直延续到我们走到坟地,我的后背已经湿透,山风一吹,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TMD!这群王~八蛋竟然连这颗老柏树都给砍了!”表哥气呼呼地走上前去,无比震惊和愤怒。

那棵百年的柏树枝繁叶茂,长在快靠近坟地的位置,它就像一位守护神一样庇佑着我家的祖坟。可现在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木桩子了。

那些整日无所事事的闲汉和老娘们在胡同口聊天时,我也曾听到过,他们说姥爷家人丁兴旺,财运也好,就是因为祖坟的位置选的好,加上那棵柏树种的方位是吉位,总之说的很玄乎。

我和表哥慢慢地走进了这片坟地,彻底傻了眼。那刨坟的人早已经离开,只留下了满地的狼藉,种在坟地两旁的两陇高粱也全都被糟蹋了。

祖宗的坟头都已经被刨开,早已沤坏的棺木的盖子被打开,一股一股的恶臭随着风吹过来,我顿时像吐,但是我还是强忍住了,此刻的悲愤更胜于一切生理的感觉。

我和表哥疯了似的检查了每一座坟,就连姥爷和姥姥的新坟都没有逃过一劫。当我俩看到祖爷空荡荡的棺木时,简直是出离愤怒,他们竟然把祖爷的白骨都敛走了!

我俩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既愤怒又害怕,掘坟挖骨,从此我家就别想有安宁日子了。

我看着姥爷和姥姥的新坟也被人糟蹋了,心里非常不是滋味,为什么这段时间,家里出了这么多乱子,我们到底是得罪了谁了!

姥爷给我托梦让我救他,我知道他在下面过的不好,可我还没来得及跟鬼官沟通,没能看到姥爷在下面的情形,又出了这档子事。现在连姥爷的尸骨都不得安宁了,想到这儿,我的脑子‘嗡’地一声,感觉快要炸了。

我也想过会不会是又有别人想来偷那黄皮书,但是如果真的那样,他们不会蠢到把每座祖坟都掘开,因为那都是上百年的老坟了,就算是我姥爷想把书藏进去也不可能。

想着这些我又往姥爷的坟坑里瞥了一眼,只见那定棺钉已经被起开了,棺材盖被挪开了半个,从棺材盖的缝隙里我看到了姥爷。他穿着一件蓝色寿衣,安详的躺在棺材里,衣服上和脸上已经落满了黄土。

我也不觉得害怕,就这么盯着姥爷看,想着过去姥爷活着的时候,他的样子,我觉得现在的自己特别无助,也特别无能。

我用力抓住地上的一把荒草,恨那害死我姥爷的人,恨刨坟的那人,更恨我自己连应该找谁报仇都不知道。

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现在是夏天,姥爷去世少说也已经有半个多月了,就算这山上再凉爽,姥爷的尸骨也应该出现腐败的情况了,而且埋在地下,更加容易腐烂。

可是现在看来姥爷就和刚死去的时候是一样的,皮肤也没有变色。我看着姥爷的样子,甚至怀疑,他到底是睡着了,还是死去了。

我觉得很奇怪,就像入了邪一样,想把姥爷叫起来,于是慢慢靠近了姥爷的棺木,表哥一把把我给揪了回来。

“文强,干嘛呢?”他紧张地看着我,“你再往前可就掉进去了。”

我看看表哥,又看看姥爷,浑身一个激灵,清醒多了。但是姥爷尸体没有腐烂的这件事不假,我觉得非常奇怪。表哥不愿看那棺材,并没有注意到姥爷尸体的异常,我也没有再提。

这时家里人也已经陆陆续续地赶来了,还有看果园的老三叔,总之除了特别小的孩子,能来的家人都来了。

他们看着眼前的景象后,大惊失色,顿时说不出一句话,短暂地愣了一会后,大舅和小姨几乎崩溃。我娘受不了这打击,差点晕倒,我连忙扶住了她。

“天杀的,这到底是谁干的!”说话的人是小姨,她气的直流眼泪。小姨的婆家就是我们这个村的,所以她也马上赶了过来。

“一定是王家!他们一直嫉妒咱们家,明里暗里给我们使坏。简直是欺人太甚!”大舅瞪着发红的双眼,抡起铁锨就往回走,要去找王家的算账。

大舅妈一把拽住他,让他不要冲动,再好好想想,万一不是王家,我们这样闹一场那王家就更有的说了,旁人也会看笑话。

大舅这才把铁锨猛地往地上一戳,悲愤地看着狼藉的坟地,“这可怎么办”

大表嫂小芬这会儿紧紧依偎着大表哥雷子,捂着嘴一阵阵地反胃,她脸色苍白,一看就吓得不轻。大半夜看着一个个敞开的老坟新坟,这场景确实令人毛骨悚然。

但我什么都不怕,我脑子飞速运转,努力想着曾经谁与我们家有过过节。但是我姥爷姥姥为人和善,并不与人结仇,我想不出有谁会下这狠手。至于我父母也从不得罪人,就连舅舅和小姨也为人和气。

现在看来也就王家嫌疑最大,他们一直嫉妒姥爷家运兴旺,而当我成为村里第一个大学生的时候,他们看我们的眼神就更加充满了敌意。

大舅妈想起还有村东头的刘老六跟我姥爷争吵过,他是村里出了名的闲汉,整日无所事事,好赌,欠了一屁股的债,想问我姥爷借钱可是姥爷没借给他,当时还把他撵了出去,那刘老六在街口不依不饶骂了很久,一直在赌咒我们家人。

难道他这么记仇,过去这么久了都没忘,然后突然想起来了就开始报仇?他可不止骂过一个人,总犯不着单单对我家这么狠吧!

不过我知道这事儿就算不是王家和刘老六,肯定是村里人干的,小山村很封闭,不是村里人,外人谁会来这儿掘坟呢!

这么一想,要真是外人的话,有没有可能是盗墓的呢?又或者我家坟地这片以前是个什么遗址?

于是我赶紧问大舅关于这片坟地的情况。大舅摇着头告诉我,姥爷家条件再好,也是相对别人家的好,祖辈也都是山里人,可绝对没有什么古物可以陪葬。而且这半山坡上哪有什么遗址,他们之前挖坟坑的时候连半个铜钱都没有看见。

大舅还说祖爷坟墓的位置是整片坟地风水的关键,现在祖爷的尸骨都不见了,这说明对方的目的显然就是要让我们永无宁日。

刨坟这事儿大家都没有任何头绪,表哥就又问了一遍看果园的老三叔,他说自己刚睡着就听见动静,一出窝棚,就看见远处有七八个人,正在我家祖坟这片地上鬼鬼祟祟的干什么。他觉得不对劲儿,就走过来看了看,这才发现他们正在刨坟。他一个人也不敢跟人家硬碰硬,连长相都没看清,就连忙跑回来给我家报信了。

老三叔说完我注意到在他的身后不远处站着一个女人,我心说这还真是有爱看热闹的,这么晚了,一听说我家出事了,也要从被窝里爬出来瞧瞧,这女人胆子倒是大,来这种地方居然都不害怕。

我心里想着,又多看了她一眼,这时我发现我好像并不认识她,我们村也不大,我虽然不是人人都认识,但也都混个脸熟,她,我还真没有见过。

她看着挺瘦,样貌倒是不丑,在手电筒恍恍惚惚的白光的映衬下,更显得皮肤白皙。她身穿一件单薄的碎花对襟长衫,这身打扮有点复古,反正我没见过村里哪个女人这么穿过。难道是谁家新娶的媳妇儿我不认识?

我好奇地观察了这女人一会儿,她一直是半低着头的,从下往上翻着眼睛看我。

她的眼神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的感觉。我一个哆嗦,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我想可能是山风太凉的原因,加上刚落了汗,这会儿觉得有点冷。

其他人这会儿正在七嘴八舌地想办法,除了想是谁刨的坟,也在想怎么解决这件事,既然已经发生了,就要好好想想如何善后了。那女人也没有参与我家人的谈话,不像村里其他八卦的妇女那般嘴碎,其他人也都没在意她。

我突然意识到,她好像并没有在看热闹,那表情倒更像是有话要对我说,难道她看到了是谁刨的我家祖坟?我觉得她一定是知道什么,但可能出于某种原因不敢站出来说。

我决定过去问问她。

这时表哥拉了我一把,我扭头看着表哥,不知道他先干什么。

“文强,半天不说话,愣什么神儿呢?”表哥关心地问我。

我给他使了个眼色,让他看那女人,“表哥,你知道那女人是谁不?她大晚上来这儿可不像是来看热闹的,我觉得她也许知道什么。”

表哥顺着我指的方向看过去,“哪有什么女人?”说完表哥露出恐惧的神色,“文强,你别吓哥啊,这大半夜的在坟地上可不许开玩笑。”

我看着表哥的样子,顿时就恼了,我再不懂事也不会在家里出这么大乱子的时候跟他开玩笑吧?

“就是那个女人,你看不到吗?”我再次指着那女人给我表哥看的时候,却发现老三叔身后只是一棵旱柳。

怪了,难道是我眼花了,出现幻觉了?还是我刚才看到的是什么脏东西???我心里顿时一阵发颤,呼吸都变得急促了。

“你们说会不会是那老太太干的?”小姨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打断了我的思绪,只见她正皱着眉头,若有所思地看着我。

一听到‘老太太’这仨字,所有人的神经一下子就被揪了起来。我看着其他人的表情,莫非大家都知道我姥爷和那老太太的那段往事?

小姨解释说,“爹娘一直都身体健康,可还没出一个月呢,两人说没就没了。爹没了以后,那老太太来吊过孝。她突然出现肯定不是偶然,这刚过了几天啊,咱娘没了,祖坟又被刨了,我觉得和那二龙山的老太太有关系。”

虽然家里人之前不挑明,但是我感觉的出来,大家都在怀疑那二龙山和我们家突发这些事情之间的关系,尤其是那老太太。

我明白了她刚才为什么那样盯着我看,一定是因为知道我最近去过二龙山。

就算是那样吧,那老太太难不成还因为我姥爷最终离开了她,回来报复不成,肯定不是这么简单吧。

“文强,你跟舅说实话,你之前为什么去二龙山?是不是那老太太把你叫去的?”大舅厉声厉色地问我。

我看着他的眼睛,认认真真地回答,“舅,我根本就不认识那老太太,是我自己想去探险才去的二龙山,你看我不是也好好地回来了吗!”

我没敢说出我姥爷给我托梦的事情,还有那本黄皮书和黄皮子的事,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隐瞒,我就有一种感觉,这事儿还不能说。

但同时我心里也突然很害怕,该不会是因为我去了二龙山害的家里人吧?

不过转念一想,这跟我去二龙山并没有关系,但是那老太太确实很不对劲。

我可从来没说过我怀疑贝贝是害死姥爷的人,她那天为什么突然跟我解释说我姥爷的死和贝贝没有关系?她肯定知道姥爷的死是怎么回事,或者她才是害死姥爷和姥姥的幕后黑手!

黄皮子说我和姥爷都被利用了,而姥爷曾经也是在二龙山遇到的老太太,还得到了黄皮书,给我改了名,书上说是天名,但黄皮子说是鬼名,这一切都因那本书而起,肯定也和老太太有关系!

可是老太太这么害我们家的人有什么目的呢?总不会真的是因为当年我姥爷最终离开了她这件事吧

而且她究竟有多大的能耐,能杀人于无形之中,又一夜之间,把我家祖坟全都掘了!

小姨说这话的时候,肯定也想到这些了,可是为什么还是那么笃定地说是老太太干的呢?而起我看所有人都对老太太充满敌意,于是我又悄悄地试探性地问我娘,那老太太究竟有什么能耐。

我娘告诉我,具体原因她也不知道,总之这也是我姥姥告诉他们兄妹三人的。当年我姥爷从二龙山回来,家里就定下了家规,所有人不得再进入二龙山,而且永远要小心那老太太。

听娘这话的意思,他们兄妹三人,并不知道我姥爷和老太太的那段往事。这也让我不禁想起了姥姥死前对我没说完的半句话,难道她让我小心的就是那老太太?

我觉得家里最近出的这些事肯定都是有关系的,但是凭老太太一个人的能力是做不了刨坟这件事的。虽然姥姥不在了,但是家规还是要遵守的。所以就算是她干的,家里人对于去二龙山找她算账的事,还是要好好考虑一下。

我们讨论了一会儿,也没有什么定论,一切也都是猜测。

最终大舅决定家里的男人都留下来看着这坟地,女人先回去,等撑过这一晚之后,明早一边调查是谁刨的坟,一边开始找工人和阴阳先生过来做法事,修缮祖坟。

我和表哥自然也是留下了,本来大舅还坚持让我回去,怕我撞了邪,但是我很坚持,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不可能自己一个人偷闲去。

这会儿离天亮也就还有两三个小时,我和两个表哥,还有大舅就住在了老三叔的窝棚里,虽然地方不大,但是总比待在坟地里要好。

在窝棚里小迷糊了一会儿,我突然感觉内急,就拉着表哥一起跑到窝棚外面解决问题。我们刚提好裤子准备回去,一回头我却又看见了那个穿碎花长衫的女人,她依旧是那么一副表情,微微低着头,从下往上看着我。

令我恐惧的是,表哥从她身边走过,竟然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那女人,这次我已经吓傻在原地了。如果她真的是人,表哥不可能看不到她。

除非,她根本就不是人,可为什么偏偏我可以看到?

我的后背已经全部浸湿了,然后我快速地回想着黄皮书上那些驱鬼的方法,同时把手伸进了兜里,我记得兜里还装着朱砂和一些符咒。

但就在这时,她的眼神变了,不那么阴森了,反倒是有些急切,然后转身朝远处飘去。

她飘出去几米,又回过头来看我,“跟我走”

空洞鬼魅的声音传来,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似乎是想带我去什么地方。我信了她的邪,才会跟她去!

我的脑海里迅速闪过很多种可能,听说女鬼喜欢吸人阳气,难道她是要把我带到哪里去吸了阳气?

村里的老人也有说鬼爱捉弄人的,他们遇到胆子小的,就不敢现身,怕把人吓死了阎王不放过他们,但是遇到胆子大的,就跟人故意开玩笑。

当然还有一种说法,那就是如果不是正常死去的鬼,都会有怨气,这种怨气鬼没办法投胎,只能在出事的地方游荡,直到找到一个替死鬼为止。

这时表哥已经走到了窝棚口,他看见我没跟着回去,回过头问我,“文强,咋还不走?”

“哦,你先回去,我肚子疼,好像是大的。”我想正常人在这种情况下,肯定会拔腿就跑,也会呼救,但是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编这么一个瞎话。

听我说完,那女人竟然对我似有似无地笑了一下,很满意的样子。

我是着了道了吗?我狠狠掐了一下大腿,让自己保持清醒,然后用力咬破嘴唇,把血点在眉心上。

我心里知道绝对不该跟那女人走,可是我的腿却不由自主的迈开了,我竟然跟了过去。

她的速度很快,我却跟得并不费力,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体力变得这么好了?回想起来,好像在二龙山的时候,我的速度就变得很快了,体能也好。

那女人带着我出了果树林,快速走到小山路上。之后我们是朝哪个方向,去往什么地方,我就不知道了。我没有带手电,但是她就好像提着的一盏灯笼一样,给我照着路。我掏出可以驱邪的符咒,想往她身上贴,尝试了几次之后,我发现自己根本追不上她,最后只好放弃。

不知道走了多远,我看不到周围的景色,就只能看到她那穿着碎花长衫的背影和脚下坑坑洼洼的小土路。我越来越害怕,想着没准儿就是因为祖坟被刨了,没有老祖宗庇佑着了,我才招来了这种脏东西。

我心想这下可完了,完了!停也停不下来,制服也制服不了她,再这么下去,我的小命该不会就没了吧!

就在这时,我听到了一声公鸡打鸣的声音,天要亮了。

我顿时心中一喜,鬼在白天应该不会再明目张胆地出现了吧?

我一个激灵,居然可以停下了。那女人回过头,面无表情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就快速消失在了前方,而我也终于看清了周围的景色。

她把我带到了村口!

很显然,她还想带我继续走下去,但是无奈天亮了,她就消失了。不过我知道自己刚才肯定是着了道了,看来这在眉心点血的方法也不是什么时候都灵。

我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长时间了,估计这会儿表哥他们应该已经发现我不见了,肯定在着急了,我一路小跑赶了回去。

当我赶回去的时候,窝棚里没有人,然后我又快速来到祖坟那里,已经有一些起得早的村民注意到了我家出事了,他们围过来,议论纷纷。

大舅和表哥一看见我就紧张地问我去哪儿了,我随便敷衍了他们一句,他们也没继续问,就忙着跟工人和阴阳先生说话去了。

原来我姨夫和小姨连夜找来了邻村的阴阳先生,至于工人,其实就是村里的人,也都是免费来帮忙的。

这位阴阳先生其实就是一位道长,听说很有道行,别人都叫他云深道长,反正我是看不透他。

只见他身材有些发福,宽大的道袍依然盖不住他鼓起的肚子。一看他干的这就是个肥差,也绝对没有亏待过自己,但是他有模有样,那些围观的人对他也是指指点点,非常信服和钦佩的样子,就连我娘都一口一口云深道长地叫着。

我却怎么看怎么觉得他像个江湖骗子!

(未完待续,点击文末广告图可直接阅读后续,书名信息在下方)

文/《鬼名》/书海小说网/13-15章

小编提示:本文为连载故事,为了更好的阅读体验请从“第一章”开始阅读

第一章:疯癫多年的姥爷离奇去世,守灵夜发生的诡异一幕使我陷入了惊恐

下一章:祖坟被刨随后表嫂行为诡异,半夜床边出现的老太太让我恐惧到极点

后续点击下方广告图或者前往书海小说网搜索《鬼名》即可

发布评论

广告位

延伸阅读

频道热点

随机推荐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易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

易读网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投稿、友情链接等。联系邮箱:912856457@qq.com 联系时请备注 “来源:易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