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正文

璩美凤呛鲁豫:分什么享,难道你没做过爱吗?

璩美凤呛鲁豫:分什么享,难道你没做过爱吗?

作者:沈不言(娱有理专栏作者)

最近,被清华教授批评为“这个人最没文化”的鲁豫,淡定地参加了“中国文联第十次代表大会”。似乎是拿实际行动打了教授的脸:你说我没文化?我也是文化圈的人!

这不是鲁豫第一次遭到批评,最近几年来,网络上对于鲁豫主持风格的种种非议从来没停过,鲁豫的对策是:你说你的,我做我的。

而令大众不解的是,即使观众恶评如潮,她却依然能屹立不倒,尤其是今年夏天,她连续采访了王健林、董明珠等知名企业家,节目的格调反而越来越高大上了。

那么,是网友们太苛刻了吗?清华教授彭林批评鲁豫的话,其实恰恰说中了大部分人对鲁豫的观感:傲慢

璩美凤呛鲁豫:分什么享,难道你没做过爱吗?

关于鲁豫跷二郎腿,这个毋庸置疑,随便看看《鲁豫有约》,就能看到她这个标准的坐姿:

璩美凤呛鲁豫:分什么享,难道你没做过爱吗?

璩美凤呛鲁豫:分什么享,难道你没做过爱吗?

有人说,这是鲁豫防止走光,但是她穿长裤时也经常是这个姿势,而且预防穿短裙走光,实际上有很多种方式可以避免,很多女明星都会拿个披肩或外套放在腿上,鲁豫纵横江湖这么多年,不会不知道这些方法。

也有人说,穿高跟鞋跷二郎腿能最好体现她的腿部线条。但是不管你看她的现场照片还是根据专业人士给出的意见,都会发现,这是错的。最好的方式是两腿并拢、略微侧放。

早在教授批评之前,就曾有网友这么形容过:陈鲁豫的经典姿势,就是翘个二郎腿,苍白瘦弱的小腿儿,紧紧地贴在一起免得走光,看起来真是敝帚自珍,任何男人看到那两条火柴似的小腿,会有往裙里春光看一眼的冲动嘛?

好吧,这么说虽然有点刻薄,就当鲁豫是预防自己春光乍泄吧!但是,更大的槽点是:坐着和一个白发苍苍的科学院院士握手。

彭林教授看到这个很生气,说:据我所知,鲁豫的腿没毛病

不管是出于对长者的尊重,还是对院士的尊重,还是对一个客人的尊重,作为主持人的鲁豫,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家主动过来和你握手,然后你也不起立,就这么坐着接受对方的握手,这种做派都非常失礼吧!

鲁豫的支持者说教授胡说,请拿出当时的视频来!——是觉得教授别有用心,专门来黑鲁豫的?

老实说,鲁豫做了15年的节目,要是为了这段话,教授再去翻她这15年的视频,也是太受罪了,何况对于很多人来说,看鲁豫采访嘉宾,真的有一种“尴尬”的要死的感觉。

但是,关于鲁豫没礼貌这个事,早就有观众吐槽过了:

璩美凤呛鲁豫:分什么享,难道你没做过爱吗?

璩美凤呛鲁豫:分什么享,难道你没做过爱吗?

(时间是2009年,天涯就有网友吐槽:嘉宾走进访问室的时候,她都坐着,没有起立,或者握手;跟嘉宾谈话时,也经常以“哎”开头)

为什么那么多人不喜欢鲁豫?有人归纳,是因为她常常在节目中流露出一种优越感。

她最著名的段子之一是这样的:

鲁豫采访留守儿童,问他们平时都吃什么,小孩子说青菜什么的。

鲁豫问:吃肉吗?

小孩子:不经常吃

鲁豫:为什么?肉不好吃吗?

淳朴的孩子很尴尬地说:不是,没有钱……

这么白痴的问题,简直赶上“何不食肉糜”了!所以,有人形容,看她采访或访谈,有一种“哪个国家的公主来体验民间疾苦”的感觉。

这种感觉在采访明星或名人时,大家也就一笑了之了;但当鲁豫采访汶川大地震后的灾区时,却激怒了很多网友:当时她穿着黑色香奈儿套装,戴着香奈儿太阳镜,指着地上一只残破的书包说:这个孩子不知道现在在哪儿……网友认为她在作秀。

璩美凤呛鲁豫:分什么享,难道你没做过爱吗?

即使她冒着危险深入灾区,即使她参加了之后一系列的赈灾活动,依然改变不了大家对于她的反感。

这种反感,来于她自己极力塑造的“高端”,而表现出来的,带给观众的感觉,却是“傲慢”。

这种傲慢,最早被观众察觉到是她采访璩美凤的时候。当时,璩美凤的光碟事件在台湾爆发后,她约了璩美凤的专访。这是她主持生涯中的一次滑铁卢,在这之前,鲁豫是知性的,是高贵的。但这之后,鲁豫成了可笑的,傲慢的。

当时,鲁豫抱着一种拯救者的心态想让璩美凤说出忏悔的话,但是璩美凤显然很反感她的这种态度:

鲁豫:一个人在经历那样的事情之后,不可能轻描淡写的说一句,过去的事情就是一个生命的历程。你觉得可能就这样讲吗,这样轻描淡写,那样的伤痛,不是这样一句话就能过去的。

璩美凤:所以可能你可以教我更多。(璩美凤在微笑着反击)

鲁豫:不是我来教你更多,是你来跟我分享你的过去。(鲁豫开始生气了)

璩美凤:分什么享,难道你没做过爱吗?(鲁豫更生气了)

鲁豫:做过,但是没你那倒霉。

璩美凤:倒霉呵呵,,我不是同性恋,所以不和你分享。

鲁豫:请你说话文明点。这里是文明的凤凰卫视直播室,不是你们MAKE LOVE的宾馆。好了我们谈谈别的。

这次交锋失败后,鲁豫的姿态从拯救变成了讨伐:

鲁豫:有一个问题我不知该不该问,不断有人在这么说,他们借我的口在这里说出来:她怎么可能不知道(指被偷拍一事)?美凤,你懂我的意思吗?

璩美凤:我当然不知道。关键是不管我知道或不知道,人家还是会说我啊。你知道吗?能问出这样问题的人,我真对他(她)的人性表示怀疑。人做一辈子善事很难,造口业很容易。造了口业就要不断地做善事去弥补。当然我也为问出这样问题的人祈福,希望他(她)不要遭遇任何的苦难。

沉默。

鲁豫在做这次采访前,是有过深思熟虑的。她想要的结果,是能让处于风波中的璩美凤,敞开心扉,痛哭流涕。

然而这段采访开始前的对话,就注定了交流的失败。

鲁豫问:“你怎么能表现得这么平静?”

璩美凤说:“你要我哭给你看吗?”

她没想到,她以这样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以一种审问和责备的姿态,来质问一个刚刚受过伤害的女人,会得到什么结果。——在璩美凤的轻言软语中,鲁豫的灵魂被一层层剥开:她成了窥阴者,并且还想把这种心态上升到“拯救”的高度。

这场采访,成了一个良家妇女和一个失德妇女的对决,鲁豫以为,虽然自己在对话中输了,但是在道德上,是赢了的。但是,她显然高估了自己,低估了观众。——不管璩美凤是否真的失德,我们并不想看到一个充满道德优越感的女主持人,对一个处于劣势的女性,咄咄逼人,痛打落水狗。

鲁豫似乎就是从那一场采访之后,开始处处露出她在专业、在学识、在修养上的种种破绽。

观众发现,不管她采访什么嘉宾,她都会问:你小时候挨过打吗?你读书时数学好吗?你以前胖吗?

遇到她无法接下去的答案,她会报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的笑声;或者,天真地问:

真的吗?

是假的吧?

我不相信!

她靠这3个问题、3个回答和“日日日”的笑声,采访过无数嘉宾,走过十几年的岁月。

她曾问过台大数学系毕业的周华健:你数学好吗?问过舞蹈家杨丽萍小时候挨过打、杀过猪吗?问过李亚鹏,和王菲生的小孩是男孩还是女孩……

她的团队是这么解释她的那些无知的问题的:鲁豫是最善于装傻的主持人,她是用“真的吗”“我不相信”这些话,来引导嘉宾下面的谈话。

她的傻是不是装的?我们就不多做评论了。但是她常常引导的,是回到自己身上:

她有时候也会问嘉宾,你英语好吗?然后接上一句:我帮你做翻译,我英语挺好的;

在采访蔡康永时,蔡康永说《康熙来了》一天要录五集,鲁豫很怜悯地看着他:我知道对制作单位来讲一天录得越多成本越低,但是我坚持一天只制作两集,要不太累我受不了。

采访SHE时,SHE说自己会胃痛,鲁豫马上羡慕地说:胃在哪里?我从来不会胃痛,我特羡慕那些有胃痛的人,我觉得女生得胃痛很优雅……

最逗的是采访白岩松:

鲁豫:你小时候挺听话,你爸妈都不怎么管你,还是被你爸妈…(做打人的手势)?

白岩松:想管也不可能,因为我父亲在我8岁时就去世了。然后是我母亲一个人把我们哥俩带大,一直到现在。

鲁豫(锲而不舍地):你妈管你们严吗?

白岩松:严。

鲁豫(不甘心这么抽象的回答,干脆单刀直入):打吗?

白岩松:打,关过小屋子。

鲁豫(同情地):小黑屋啊?

白岩松:对,锁上。

鲁豫(不解地):还锁上?

白岩松:对。

鲁豫(关心地):你哭吗?

白岩松:不哭。

鲁豫(很有经验地):你哭了就能出来了。

白岩松:我妈早走了,上班去了。你哭给谁啊?我觉得挺好的。

鲁豫(惊讶地):你觉得挺好的?

白岩松:它很正常,对,很正常。那个时候谁、哪个孩子没挨过打呢?

鲁豫(举手,兴奋地):我没挨过打!

虽然我们也很想知道苦大仇深的白岩松小时候过得是什么日子,但是,鲁豫大姐,您能不能每次都问“是否挨打”的问题呢?反正,你最后只是为了让大家知道,你小时候没挨过打。

你小时候没挨过打,你英语好,你瘦,你吃不胖,你优雅……你的世界就这么浅而单薄吗?但是你又想让自己显得如此高端优雅。

璩美凤呛鲁豫:分什么享,难道你没做过爱吗?

可是真正优雅的人,从不炫耀她所拥有的一切,她不告诉人她读过什么书,去过什么地方,有多少件衣服,买过什么珠宝,因为她没有自卑感。

看看倪萍大姐,虽然容颜苍老的得去整容,但人家从来不介意这个,她也不站起来和嘉宾握手,但人家会先道歉:因为腰不好,就不站起来了。

璩美凤呛鲁豫:分什么享,难道你没做过爱吗?

对于这位教授,鲁豫可以下次邀请他上节目。对话是这样的:

清华教授:鲁豫啊,你没文化!

鲁豫:教授,你小时候挨过打吗?

发布评论

广告位

延伸阅读

频道热点

随机推荐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易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

易读网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投稿、友情链接等。联系邮箱:912856457@qq.com 联系时请备注 “来源:易读网”